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北京以集体宿舍为名租住群租房是否违规难界

时间:2019-06-09 13:33: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预防老年痴呆吃什么保健品
孕期睡觉腰酸背痛
腰酸疲劳犯困怎么回事

问题一

集体宿舍违规吗?难以界定

目前,社会上普遍存在一些公司或者餐馆、美容美发店等服务行业为员工提供的“集体宿舍”,它们是否违规?对此,相关部门表示,尽管“集体宿舍”仍旧属于群租房性质,但是否违规仍难界定。

《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中第二十一条规定,“集中出租房屋供他人居住,出租房间达到10间以上或者出租房屋居住人员达到15人以上的,出租人应当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明确专门的管理人员,设置监控、灭火等治安防范、消防设备设施和安全通道,并建立信息登记簿或者登记系统”,而“单位承租房屋作为集体宿舍供本单位职工居住的,单位应当按照前款规定履行安全管理职责”。

问题二

学生宿舍违规吗?不受限制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通知》要求,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而学生宿舍就属于“另有规定”的范畴。

据了解,2000年,教育部曾发布《关于大学生公寓建设标准问题的若干意见》,称“争取用三年左右时间,实现‘四二一’目标”。其中本科生4人一间、生均建筑面积8平米,硕士生公寓2人1间、生均建筑面积12平米,博士生公寓1人1间、生均建筑面积24平米。

市规划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2006年2月施行的国标《宿舍建筑设计规范》中,将宿舍居室按其使用要求分为4类,多可住8人、人均使用面积不宜少于3平米。上述负责人表示,学生宿舍所执行的应该是这两个法规和标准,和这次界定“群租”所针对的住宅没有直接关系。

问题三

商住楼没人管吗?另有罚则

有市民质疑,如果《通知》专门针对正规住宅,那岂不是意味着小产权房、商住两用楼里面的群租反而没人管了?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通知》依据的条款之一是2007年本市发布的《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其中第十七条要求“出租房屋的建筑结构和设备设施,应当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不得危及人身安全”,“禁止将违法建筑和其他依法不得出租的房屋出租”。

其中还提到,违反本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出租的房屋存在治安、消防安全隐患的,责令改正,并可处1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近几年,海淀、丰台等区县已经拆除了不少违建“群租房”。而在2011年市住建委发布《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中有关事项的通知》时,就已要求属于违法建筑和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不予补偿。

文/陈斯李洁

群租生活之现状篇

近日,北京住建委等部门联合发布“禁群租令”,其中明确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米,必须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等。

然而走访发现,这项禁令对群租一族来说,却成了“甜蜜的负担”:住在市区,大半工资得交给房东;搬去郊区,每天耗在路上的时间够睡个囫囵觉。禁令之下,群租一族面临着不同的困难和抉择。

走路十分钟到公司 仍得早起两小时抢厕所

为省出一百元房租连洗发水都舍不得用群租一族自白——

金贵不住隔间怎么办

一个是大学毕业、在广告公司上班的小白领,一个是中专毕业、在中餐厅上班的普通员工,同为群租一族,王梓熙和张丽娟这两个“漂”在北京的外地姑娘,对于群租生活的感受截然不同。

拥挤、嘈杂、不安全,这是群租生活留给王梓熙的记忆。便宜、干燥、上班近,则是张丽娟对于群租生活的评价。

群租故事一

为抢厕所每天少睡俩小时

主角:王梓熙26岁大学毕业广告公司文案月收入约6000元

100多平米的3居室,被中介隔成了8居,目前一共住了11个人……进入王梓熙在东恒时代小区租住的房子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处位于东四环繁华地段、均价超过4万元的社区里,竟然还有被隔成多间“鸽子笼”的豪华住宅出租。

令讶异的是,这套公寓竟然连门锁都没有,推门即可进入。“租住的人多,流动得也快,房东不可能回回给配钥匙。这门本来就有点松,加上之前有人误锁过几次,都被生生撞开了,时间一长锁就坏了。”王梓熙向解释道。

“你没注意吗?我们这个单元的门禁也是坏的。”王梓熙告诉,由于租户过多,门禁卡和大门钥匙不够配发,“很多人没钥匙,上来直接用力拉,来回几次就坏了。每回物业刚修好,隔两三天又坏了,他们干脆也不来修了。”

注意到,王梓熙租住的小隔间门上也挂了一把简易锁,她自嘲地称之为“君子锁”,“这锁基本一砸就开,没啥安全可言,所以除了衣服和被褥,贵重的东西我一样也不往屋里放。”

王梓熙说,自己当时在公司附近找房子,就是为了上班方便。“这间隔间每月1400元,我们公司就在住邦2000,离这儿走路基本10分钟就到,我当时还挺高兴,心想这下上班可方便了。”然而住进来之后,王梓熙才发现群租生活与自己的想象有天壤之别。

“每天早上不到6点钟,就会被浴室里洗澡的声音和过道里聊天的声音吵醒。”王梓熙告诉,这8家租房的基本都在附近工作或者要搭一号线,上班时间多在8点半至9点,所以大家每天都要早起“抢厕所”。

“除了主卧自带厕所,剩下我们几个人都要抢一个厕所。”为了保证上班不迟到,王梓熙和其他租户们只能早起排厕所。“只要听到动静,大家会立马打开房门等着。里面的人一出来,外面的抄起准备好的脸盆便往厕所里冲。就跟打仗似的,根本睡不好觉。”

王梓熙每天9点上班,然而即使住在离公司步行仅需要10分钟路程的公寓里,她却过了两年多“提心吊胆”的日子,每天保持在6点钟起床。“就为了抢个厕所,我每天都得少睡俩小时。”

群租故事二

为省百元洗发水都不敢用

主角:张丽娟23岁中专毕业餐厅收银员月收入约2000元

在劲松桥附近的百环家园,见到了张丽娟的“蚁居”,这间不足8平米的卧室是客厅里的隔间。“我上班的餐厅在国贸,这儿离得近又便宜,跟同事合租,每人每月才400元。”对于自己目前的住处,张丽娟出人意料地表示“很满意。”

“以前住在劲松那边的地下室,大概六七平米,每月300元,没有窗户,常年见不到阳光,阴暗又潮湿。”住了三个月,张丽娟身上长满了湿疹,算了算医药费,她终还是决定搬到地上来住。

张丽娟现在住的这套三居室里,加上隔间一共有9个房间,“住了二十几号人,旁边隔间的人叹气都听得一清二楚。”张丽娟说,为了避免早上排队刷牙洗脸,她都是前一天晚上就把水打回房间。

眼下让张丽娟烦恼的,就是比住地下室时贵出来的100元房租,“我得留出吃饭和坐车的钱,每月还要往家里寄一点,加上房租,基本剩不下钱。”张丽娟说,为了省钱,自己平时连洗发水都舍不得用,“用肥皂洗头,能坐公交就不坐地铁,能喝粥就不吃菜,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一百块钱省出来。”

上个月老板给张丽娟涨了200元工资,这让她很兴奋,“再这么下去,我真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法子抠出钱来,这月发了工资我就去买瓶洗发水。”正值中午,坐在没有窗户的隔间里,张丽娟满足地说,“虽然也见不到阳光,但是没地下室那么潮湿,至少我不长湿疹了。”

她们说禁令

房租贵路途远不想群租也难

对于群租禁令中不得打隔断、人均面积不能少于5平米、每个房间不能超过2人等规定,王梓熙和张丽娟都说这是好事儿。但她们同时也表示,要不要继续群租,还得看能不能负担得起租金。

“每个月拿着几千元的薪水,天天早出晚归,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谁愿意跟那么多人合租啊。”王梓熙无奈地表示,现在城里租金高得离谱,根本不是普通白领能负担得起的。“就算租这间隔间,也花掉了我四分之一的月工资,附近没有隔断的单间至少要2000元起。”

城里房租贵,张丽娟想过搬到通州,“房租我只能承受500元,可这个价格只能租到没有暖气的平房。”张丽娟去看过通州辛庄的平房,“一间大概8平米左右,一张床一个布衣柜,没有任何家电,公用过道里十几户共用一个水龙头,窗子连防盗都没有。”

此外,来回所耗费的时间也让张丽娟头疼,“我从国贸坐一号线到四惠,换八通线到九棵树,再换公交到辛庄,算上等车的时间,来回4个小时就出去了。”

“其实中介终还是要挣钱,去掉隔断意味着必须涨租金来均摊成本。如果租金居高不下,从隔断里搬出来的租户只能钻进另外一个隔断。如果还不行,那就只能搬到郊区,拼出几个小时的时间挤地铁。”王梓熙说,“但接下来还会有一个问题,这么多住隔断间的人都涌到郊区租房,郊区的租金恐怕也要飙升了。”

文/李松易朵

哈尔滨欧派橱柜交订金中代金券 连环陷阱骗顾客

欧斯宝集成吊顶美学馆揭幕典礼顺利举行_0

2016陶瓷终端七大现象 六成建材卖场经营维艰

哈尔滨欧派橱柜交订金中代金券 连环陷阱骗顾客
欧斯宝集成吊顶美学馆揭幕典礼顺利举行_0
2016陶瓷终端七大现象 六成建材卖场经营维艰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菜谱 软装搭配 微信怎么有小程序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