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村医行走乡间44年称随叫随到是行医原则

2018-11-30 19:37:36

村医行走乡间44年 称随叫随到是行医原则

“背包医生”的普通一天   1月25日,对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岭子镇双峪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孙凤莲来说是很普通的一天。早上不到6点半,79岁的李秀英老人就敲开了她家的大门。因为走得急,李秀英显得有点气喘吁吁。她是来打吊瓶的。李秀英有冠心病好多年了,每年的冬天就会来打几天吊瓶。孙凤莲麻利地为她测量了血压,然后开方兑药。“山里人穷,没有钱去住院,只能在这里拿药打针。”“大娘,到客厅去吧,那屋暖和。”李秀英坐到大沙发上,打吊瓶的架子是用一根酸枣树枝绑在椅子背上做的。“冬天山里冷,诊疗室里又没钱生火,所以就让打吊瓶的人到俺家客厅里。”说话间,铃声响了起来。“喂,是我。感冒了?发烧39度?好,我马上过去看看。”孙凤莲搁下,就去准备药品了。   孙凤莲告诉笔者,双峪村地处偏僻,离岭子镇卫生院有30多里路,且又不通公共汽车。村民有病就全靠她治疗。“周围俺这3个村,就俺这一名医生。一天到晚忙个不停,早上饭吃到八九点,中午饭吃到三四点,晚上饭吃到十来点,是常有的事。一天也就休息五六个小时。”正是这长久的劳累,使孙凤莲患上了甲亢、糖尿病、冠心病等多种疾病。有病却不能休息,那么多病人等着她去看呢。为了尽努力给病人提供方便,她上午在本村看病,下午出诊到3公里外的东桃花泉村和西桃花泉村。有时光输液的药物就有30多斤重,她就缝制了两个布书包,一前一后地挂在身上,这里的群众都亲切地叫她“背包医生”。   “我干医生的基本原则,就是病人随叫随到”   说起当初为何学医,孙凤莲心中不免有些酸楚。8岁时,她的父亲患上了胃癌。看着患病的父亲,孙凤莲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一名医生,为乡亲看病,减轻他们的痛苦。16岁时,孙凤莲初中毕业后到乡卫生院学习针灸和接生,从此,乡村医生这一称号一直伴随着她。“我干医生的基本原则,就是病人随叫随到。”她所在的林峪村是个山区搬迁村,3公里外还有东桃花泉、西桃花泉村,3个村总人口只有200多人,且全都是老年人。“人不多,病不少。几乎每个人都有病,家家户户都去过。谁家的炕头朝那,叫啥名字,都说的出来。”孙凤莲说。   2004年,孙凤莲雨天骑车去东桃花泉村出诊,一不小心摔倒,造成左腿骨折。在床上一趟就是40多天。躺在床上还得看病,她在床上开方配药,由丈夫将药送到床前,病人来到跟前打针。去年8月的一个晚上,她接到西桃花泉村村民的,说家里有人高烧40多度,要她马上过去治疗。孙凤莲二话没说,马上准备药物,背上就出   发。当时,天上下着小雨,她一手撑伞,一手拿着手电筒,急匆匆地向3公里外的西桃花泉村赶去。在村头爬坡时,脚下一滑,摔倒在泥泞中,包中的注射针头刺破鞋帮,从右脚的脚面上扎进去,折断在里面。她浑身疼痛,又爬不起来,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有村民路过,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浑身湿透的孙凤莲硬撑着身体,在这位村民的帮助下,到病人家中打上了针,才返回家中。由于针头很深,去过几次医院,也没能手术取出,现仍留在脚里,走路时一瘸一拐,不时地感到疼痛。   她的坚守让百姓看到了希望   就这样,孙凤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行走在为村民治病的路上。她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因为她不知道谁什么时间就会生病。她就像一名战士,一有病人信息,就随时出发。有时一个村一天连续去了3趟,来回走得脚都肿了,也丝毫没有怨言。孙凤莲就这样坚持着,成了百姓心中的希望和靠山。   因为岭子镇穷,信息闭塞,且生活条件苦,因此没有人愿意留在这里当医生。而这里住的又都是收入基本靠子女的老年人,有时没有钱,病也得看,药也得拿。到目前,孙凤莲垫付的钱有3万多元,其中“死账”也有1万多元。但孙凤莲没有怨言,因为,这里的百姓需要她。“怕孙凤莲搬走了,她走了,我们的病就没有人看了。”西桃花泉村朱秀道说。   “我今年已经59岁了,直到我走不动了,病也就不看了。”孙凤莲说。

毯式秧盘
A级复合岩棉板
电解电容厂家直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