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山水百变计中计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57: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再过几天,柳烟眉就快成一位新娘子了。一件青葱衫子,一袭百褶裙,坐在“乐善堂”药店里,她如一朵百合花,灼灼约约,开得正宜人。  那时,一匹马驮着白千年,来到了她的店前。马儿一声长嘶,摔落了他,飞奔而去。是冬天的早晨,四处无人,柳烟眉见了,战战兢兢跑出来,扶他,可扶不动;只有抱着他,连抱带拖,拉进小店,放在床上。  他的伤势,她看不出在那儿,但知道很重,因为他昏迷着。  她拿出一个药葫芦,这药,张半城藏着,说过,是秘方,起死回生。她小心地倒出两粒,给他用水喂下。然后,拿一方手巾,擦净他脸上的污垢。  阳光从窗棂照进,铺在床上,当然,也照在他脸上。  面前,竟是一张英俊的脸,入鬓的眉,挺挺的鼻梁,是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昏迷中,他轻轻抿一下嘴,呻吟了一声。  阳光慢慢暗下去,屋内也黑了下去,她心一跳,有些微的害怕。毕竟,他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她,是一个未婚的女子。  她走出店外,向远处望去,夕阳把小镇尽头铺展得一片迷茫。树林,如写意画一样一片青黑。她想在天尽头,看到未婚夫张半城归来的影子,但是,没有。  带着空落落的心,她走回店里。  2  张半城回来,是在第二天。前面是几个本县的差役,后面跟着一匹马,马背上横驮着张半城的尸体。  张半城死了。  显然,张半城死时,是经过了一场搏斗的,身上有几处剑伤。她知道,张半城有武功,而且武功很高:他随意一剑,能劈开一块巨石,能吓退一群强盗。  她感激张半城,并准备嫁给他。  因为,是张半城救了自己,还有自己清白的女儿之身,更替自己报了父仇。  她是商州柳捕头的女儿,父亲由于得罪了王知府,于是,一匹马,一辆车,带着她回归故里。可是,在经过塔元山时,被一群歹徒围住。这群强盗不要别的,口口声声,说只要她做压寨夫人。  她父亲愤怒了,抽出单刀。  一群蒙面人,围攻一个年过半百的人。终,她父亲毫无悬念地受伤了,致命重伤,一剑穿胸。几个蒙面人一招得手,哈哈大笑,来撕扯扑在父亲身上哭喊的她。  就在这时,张半城骑马路过,救了她。  他不伤人,因为他是医生:医生只治人,不杀人。他剑光一闪,一块巨石“轰”然中开,那些蒙面人一愣,接着一轰而散。  她父亲弥留之际,告诉他们,自己离开商州,是悄悄上路的,只有王知府知道。言外之意,是王知府派人狙杀的。张半城听了,攥紧拳头,发誓一定要宰了王知府,还柳老捕头一个公道。她父亲放心地笑了,死了,留下了她。  他把她带到这儿,安顿下来,自己走了,去兑现自己的誓言。不久,整个商州地面疯传,王知府死了,一个夜间,家人不见他起床,掀帷一看,一个知府身子好好躺着,却不见了首级。  她泪珠滚滚,在他回来时,终于同意,准备嫁给他。张半城很高兴,说出去置办一点儿结婚的东西,第二天又出去了,可是活着出去,死着回来。  3  白千年在柳烟眉的精心照料下,一天天好起来。但是,看着柳烟眉一身缟素,一日日憔悴,憔悴成一朵风雨中的桅子花,他唯有哀声叹气。  知道她的未婚夫被杀,至今仍无线索,他低徊惆怅,仰天长叹。无聊时,他会舞剑,让剑气消解心中愁闷。他的剑势,绵密悠长,只见剑光,不见人影。  可是,剑再利,有些愁怎么斩割得了?  那天,她特意准备了一桌酒菜,为他践行。她说,一个店铺,孤男寡女,生活在一起实在不方便,你伤好了,该走了。  酒,于是一杯一杯地喝,喝多了,他醉了,长声叹息,然后离座,对她说:“我不走了。”  她抬起头,望了他一眼,低下头,红了脸。他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急切地道:“烟眉,我不能扔下你,我不放心,我要陪你,天荒地老。”  她摇着头,许久道:“大仇未报,无心谈婚论嫁。”  他抽出剑,向她发誓,自己明天就走马江湖,寻访她的杀夫仇人,无论海角天涯,无论上天入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她眼眶红了,泪珠滑下,宛如珍珠。  4  第二天,白千年一把剑,一袭青衫,挥别了她,走入烟雨茫茫的江湖。她站在门边,依然一袭缟素,遥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于烟雾尽头。  念去去千里烟波,一别,就是半月。  半月后的又一个黄昏,白千年回来了,带着他的剑,还有竹笠。她看见他,眼睛一亮,她仍是一身缟素,和过去相比,更纤弱了,如一朵菊花。  “烟眉。”他喊。  她点头,眉尖拢着笑,如初次相见一样纯白,拿了茶,递给他,喊声:“千年!”  是的,她叫他千年。  白千年疲劳的脸上,马上露出了惊喜,以至于手中的茶水都溅了出来。他知道,她愿意接受自己了。他感到心里一片清风明月,一片花香鸟鸣。拿着茶坐下,然后告诉她,张半城的死,他已查清了。许久,他道:“你听了,别难受,别哭。”  她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看见里面满是庄重,恳切,轻轻点着头。  白千年告诉她,她的父亲,那位闻名商州的捕头柳百天,就是张半城派人截杀的。  “不,不可能,我爹临死时说了,是王知府派的人。”她颤声道。  他轻轻拍着她的手,告诉她,柳捕头神眼如电,可是,只看透了浅层,没看透深层:王知府盗了救灾库银,可是,几十万两银子,王知府不可能一夜盗光,他联系了一个黑道帮手,这个帮手,就是人们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百变神偷”海广。  海广在王知府暗中指点下,一夜间偷光几十万两白银,让整个嗷嗷待哺的商州百姓陷入绝境。柳捕头急了,为了一州生命,插手此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  “是的,我父亲在偷盗现场,发现了一块白玉坠,是王知府的。”她轻轻点头,也正因为这块白玉坠,她父亲怀疑到王知府身上;但也正因为这块白玉坠,她父亲猜到,王知府一定是和他人合伙做下这笔买卖。  白千年惊讶地望着她,希望她说下去。  她凝目远方,回忆起父亲的分析,盗贼盗物,尽力消灭自己的踪迹,又为什么会留下这白玉坠呢?很简单,盗贼是想将追捕视线转移到王知府身上,他这样做,只有两种结果:一是激怒王知府,让他死命查下去,直到抓住盗贼,洗清自己为止。显然,盗贼是不想这样的。另一种可能,是盗贼和王知府里应外合,合伙偷盗,平均分赃。明显的,盗贼盗银之后,不愿意分赃了,就把王知府的白玉坠放在现场,让他一人承担,受刑被杀。银子,自己一人独得。  听了她的叙说,白千年击掌称好,道:“令尊法眼如烛,不过,你知道海广是谁吗?”  她摇头,但隐隐约约猜出海广是谁,道:“难道是张半城?”  他点头,沉沉地告诉她:“张半城,就是‘百变神偷’海广。”  柳捕头的追查,步步深入,就差一步之遥了。王知府无奈之下,解除了柳捕头的职务,让他返回老家。海广也害怕柳捕头查出自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派人在半道上截杀了他,自己却又适时出现,做了柳烟眉的救命恩人。  柳烟眉点点头,一直,她都怀疑张半城,答应嫁他,也是为了弄清这事。因为,那次截杀中,他出现得太巧合了,巧合得让人怀疑,所以,临死前,面对张半城,她父亲在她手心暗暗写下:此人可疑。  白千年许久道:“只有一事,我弄不明白,他出手救你,目的何在?”  “为了《探案秘录》。”她说。  5  柳捕头有个习惯,每日白天查案,夜间把探案过程书写下来,如笔记一般,取了个名字叫《探案秘录》。毫无疑问,海广一定知道父亲有本《探案秘录》。他担心《探案秘录》留存世间,不利于己,为了想法弄到它,他才精心演了一出英雄救美,以便接近自己,获得这本书。  白千年听了叹道:“烟眉,不亏神探千金,假以时日,你可就是女神探了。好在,两个家伙都死了,从今,我们可以终老此庐了。”  柳烟眉摇头:“两人中,只有一个人死了,另一个仍逍遥法外,暗暗得意。”  “谁?”白千年睁大了眼。  “王知府。”  白千年蒙住了,不是柳烟眉亲口告诉自己王知府被海广杀掉,成了一具无头尸身了吗?柳烟眉仍浅浅一笑,告诉他,王知府没死,这家伙狡猾之极,为了脱离法网,在一天夜间,从州牢里提出一个身形酷似自己的犯人,叫到房中,一刀杀了,然后给那人穿上自己的官服,为了怕人识破,弄成无头尸身。  “这,也给海广找了个借口,假说自己杀了王知府。”柳烟眉道。  白千年不说话,听得入了神,不由自主地问:“后来呢?”  王知府假死之后,遁迹江湖,去寻找海广,讨要银子,两人终于相遇,一场恶战,海广不是王知府对手,成为王知府剑下亡魂。当然,王知府也没讨着好,中了海广临死前发射的独门暗器。  海广的暗器上,涂有自制毒药“五魂散”,伤人人死,伤物物亡。  王知府知道,此毒要解,必须要“百合丹”。于是,他拨转马头,狂奔而去,希望在毒发身死前,赶到海广的“乐善堂”药店,找到此药。终于,他如愿以偿,来到了这儿,当看到店里的柳烟眉时,心生一计,忙从马上摔下,假装昏迷,让柳烟眉救起。  柳烟眉讲叙着,仿佛在叙说自己亲眼所见的事。  白千年已大汗淋漓,道:“你——你不会说的是我吧,烟眉?”  柳烟眉没有回答,继续说道,那人出现,给自己带来两个疑问:他的毒,为什么恰好“百合丹”能治?他为什么又恰好在这儿晕死的?“明显的,你知道这儿有解药,特意赶来的。”  柳烟眉一语道破机关。  6  白千年脸上罩一层煞气,准备站起来,可浑身麻木,动弹不得。他惊白了脸,又放松身子,一笑道:“烟眉,你冤枉了我,我就是白千年,江湖一介浪子,不是你说的什么王知府?”  “是吗?”柳烟眉斜着眼,半天道,“脱下你的靴子,就知道真假了。”  原来,柳烟眉听父亲说过,王知府的左脚是骈趾,即六趾。于是,趁白千年离开的半月,她只身悄悄去了商州府,寻找到当日验看无头尸身的仵作,她果然猜得没错,那尸身左脚五趾。  柳烟眉揭开谜底,白千年呆呆地,突然“嗵”一声跪下,求道:“烟眉,我别的都是假的,可对你的情是真的。”说完,眼泪溢出,苦苦哀求,让柳烟眉把自己身上的麻醉药解除。  “不,你和海广一样,也是为了寻找《探案秘录》。”柳烟眉说着,拿出一本厚厚的药书打开,里面,竟然有夹层,打开夹层,取出一个小本,封皮上赫然写着《探案秘录》。“你曾经在夜里偷偷翻寻过,可惜,没有找见。”  王知府傻了眼,几次,他暗暗翻开这本书,却没想到,里面会有夹层。  “你中的麻醉药,有人给解。”说完,柳烟眉轻轻拍拍手,门开了,一群人涌进来。这些人,是本县的差役。在柳烟眉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捉住了杀人凶手,意外地,还破获了盗窃银两的案件。  逮捕王知府,是他们和柳烟眉提前计划好的。由于王知府武功太好,所以,在茶里,他们下了一种麻醉药物。  差役们押着王知府上路了,随行的,是几辆车,里面是丢失的银两,商州人的救命钱。  大家让柳烟眉去领赏,柳烟眉摇着头,没去。她留在了“乐善堂”,再没离开,在这青山绿水种,过着洁净的生活。   共 41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价格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施工 怎么宣传自己的微店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