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前世情缘七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19: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黛儿含泪告别嫣如与王爷后,只闻三更催命鼓声急,与香梨披星戴月,乘东风而去。  黛儿与香梨俯瞰一片盎然,青山绿水,鸟语花香。黛儿与香梨相视一笑,奔往那有炊烟的地方歇息。忽然黛儿眼前一道亮光一划升入天空,黛儿注目见一个少女纵深跳入波涛粼粼的湖中,黛儿一震,油然伤感,唉!又是何等伤害使得她选择如此下策。  人间一个生命的陨落,天上既多一颗星星的闪烁。  突然香梨狠命朝着黛儿头部一掌,黛儿一阵昏厥,她明白香梨的苦心,顺势掉入那湖中。那正是电闪雷鸣之时,瓢泼大雨盖顶,轰隆隆!分不清哪是水面?哪是岸边?只感觉“嘭”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一个少年的面前。  黛儿浑身是水,来不及收拾打点。只是那男孩给他一件衣服,名字不成打听,慌忙留下一句话:“明天晚上八点钟,湖边六角亭,不见不散。”  孟杰回到房间,换了身上雨水淋湿的衣服。今天与嫣然的邂逅心里一直不能平静,忐忑不安。脑子里空荡荡的,没有心思温习功课,随便取了本书放在枕边。躺下翻了几页,不知书上写的什么,索性拉过被单捂在头上,任思绪散飞荡漾。  “咯——咯——咯!”一阵清脆的笑声由湖边传过来,看去,是昨天摔倒那个女孩,嫣然!孟杰急忙走过去,嫣然也朝着他走来,“呵呵!是你啊!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你的衣服还……”嫣然抱歉的说。孟杰赶忙答道:“没关系!没关系!”还没等孟杰的话说完,嫣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孟杰懊悔之极,唉!为什么不多说几句呢?埋怨着自己,捶胸顿足,乓的一下打在床边,手好痛!  第二天孟杰心乱极了,昨夜没睡好,食无味,恍惚了一天,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学校餐厅去胡乱吃了点东东,同学的邀请一一回绝,独自一人朝湖边的六角亭走去。  六角亭边静悄悄,孟杰随意选个位置坐下,看着那不时泛起涟漪的湖面。突然一双柔柔的手轻轻的蒙住他的眼睛不着声。  “嗯……知道是你!嫣然!”孟杰有点害羞,心里很甜。  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全没了昨天的狼狈。依然是衣裙相配,但今天的是校服,月白色衬衣装在藏青色背带裙里,白色长袜,黑色皮鞋。醒目的是她头上的马尾,高高的在脑后,系了一根粉红丝带,巧妙地扎成一朵蔷薇花,格外美丽。月光撒在她身上酷似仙女下凡。  “你好!嫣然同学!我叫孟杰。”孟杰有礼貌的自我介绍,将手伸给嫣然。  “你好!昨天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嫣然把手伸给孟杰轻轻的握了一下。  孟杰指着亭子的圈凳,一根柱子边说:“请在这里坐一下,好吗?”  两位少男少女甜蜜地一起坐下,孟杰:“你也在这里上学吗?”  嫣然抿着嘴笑了笑点点头:“嗯!”不看孟杰的脸,掰着手指头。  “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你是几年级几班的?”孟杰随意问问。  “我才转学来的,父母在英国,他们说我的国语不好,所以就回来了。”嫣然撅着嘴不太满意的样子。  “好啊!那以后就与我们在一起,天天说国语,提高很快的。”孟杰兴奋地说。  “太好了!我还担心回来这里没有朋友呢。咯——咯!”嫣然很愉快。  他们像久别的朋友。孟杰给她讲小时候的事情。嫣然告诉孟杰不知道的新闻。预想了将来毕业以后英国留学,关于康桥,新诗派,关于中国诗词的格律。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已经升的老高,直射头顶,孟杰、嫣然已经成为极要好的朋友,有些依依不舍,孟杰拿着外套不得不起身告辞了。     共 13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样预防精索经脉曲张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