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一个人一座城市

时间:2019-11-09 19:01: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个人,一座城市

  一个人,和他所在的城市,有着多大的关联?或许从我要讲述的几位人物身上我们会有所领悟。  太仓魅力  去年五月份,我混迹“江阴作家看江苏”采风团来到苏州太仓。  太仓这个城市安谧宁静,人称上海的后花园。我们兴高采烈地旅游了明代着名文学家王世贞所筑-山园—国画巨匠朱屺瞻留念园—明末文学家张溥故居—郑和下西洋留念馆—着名物理学家吴健雄留念园—现代化港口等等,一天的行程很紧凑。  此次太仓之行,由太仓市作协主席、全国知名的小小说家凌鼎年先生全程作陪,每到一地,他热情弥漫地为我们引见当地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广博的学识、精彩的讲解使缄默的历史鲜活起来,一景一物都充溢了浓浓的文化底蕴,令人难忘。  从凌鼎年先生的引见中,我们理解到他曾考证牛郎织女的民间传说,力主太仓是这一传说的发源地,他还竭力主张《金瓶梅》作者是王世贞这一说法,并为此引经据点,多方求证,另外,他还应用本人的社会影响力对内尽力维护中央文物,抢救文化遗存,对外鼎力推介本地旅游资源,倡导独树一帜的旅游文化。凌鼎年先生对太仓的人、事一五一十,似乎家乡的过去、如今以至未来都装进了他的心中,一言一行充溢了对家乡的无限深情和酷爱。以前我曾听说外界有“我们由于凌鼎年理解了太仓”这一说法,今日之行,得到了的印证。  由于凌鼎年先生的“超级导游”,我十分享用这次高兴的游览,在我心目中,太仓成了一座魅力特殊的城市。这就是文化人的魅力所在吧。  这次游览,使我明白:一座城市,真的不能够低估文化的影响力,而文化,是需求经过许许多多的文化人来传播、推进的。  宜兴知己  六月份,“江阴作家看江苏”采风团到了宜兴,我的同事去了,我有事没能成行。  宜兴的山水人文给我的同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充溢感情地写了一篇文字,盛赞了宜兴之行。同事还带回来一本书,宜兴作家徐风先生的散文随笔——《天下知己》。在遗憾与宜兴的错失之余,我只要好好地读一读这本宜兴人写的关于宜兴的书了。  徐风先生的这本《天下知己》于去年九月份荣获了第三届冰心散文奖,文字的漂亮、俗气不需求我赘述。我感兴味的是这本书的题材。书中用了一大半的篇幅写了陶都宜兴这座城市的人与文化,书中的人、事、物大都是盘绕宜兴特产紫砂壶而成文,制壶之艰、得壶之趣、赏壶之雅、爱壶之痴,人与壶的源远流长、性灵相通……我简直要疑心,宜兴的壶人壶事,都被作者写尽了,关于紫砂壶,以后的人还能写些什么呢。  此外,徐风先生还写了长篇报告文学《花非花》,讲述了紫砂艺人蒋蓉的人生阅历与百年紫砂兴衰史。这部长篇近取得了江苏省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  徐风先生用他全部的热情写宜兴,写紫砂,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宜兴人的襟怀气度和人格魅力,在他的文中四处充溢着浓得化不开的家乡情结。宜兴这块风水宝地成了徐风先生不竭的创作源泉,而徐风先生也以他拳拳之心报答了家乡的恩泽,用他饱蘸深情的笔墨让更多的人理解了宜兴和宜兴人。是宜兴成就了徐风先生的文字,又何尝不能说是徐风先生成就了宜兴的灵秀呢?  徐风先生不愧是宜兴这座城市的知己,紫砂壶的知己啊。  江阴情怀  庞培先生是江阴的“土着”居民。  作为外乡作家,庞培先生的文字总在有意无意地诉说着他的故乡情怀。北门浮桥头的水光,南门大街的斑驳光影,天华故居的悠悠琴音……他的笔下流淌着江南水乡一种悠远绵长的神韵,好像一幅幅印象派画作,朦胧而诗意。他所描摹的不是普通意义上这个城市的一景一物,而是他灵魂的故土,是那些无法挽留的与这个城市老去的光阴共同消逝的少年情怀。  那些温顺的低语,漫无边沿的畅想,一缕缕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忧伤,无不与多雨多梦的江南小城有着某种肉体气质的契合。这是一种神秘的关联,与生俱来。  满怀热诚之心,把这个城市的记忆用文字悉心镌刻的还有一长串名字:夏坚勇、邬丽雅、李中林、徐华根……每个人都有着共同的审美视角,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属于本人的城市,一座无独有偶的城市。  文字、景观、建筑、影像、音乐、画布……每个人都在以本人的方式表现着这个城市的风貌,塑造着这个城市的品德,也影响着这个城市的肉体气质。这个城市需求有人传承它的过去,更要有人去引领它的将来。  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问问本人,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发明了怎样的一座城市?(梁凤玉)

游泳
运营
中医诊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