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绿野小说黄土掩埋的往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16: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那年,三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够赶回家去为他老人家送行,这是我心底里永远的遗憾和伤痛……    三奶奶是我本家三爷爷的婆姨!  三爷爷跟我爷爷是叔伯兄弟,因为在同宗兄弟里他排行老三,所以称为“三娃子”。  我只是在小的时候见过三爷爷,所以,对三爷爷的总体印象还是很模糊的。只是后来在爷爷奶奶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才对三爷爷曾经的过往有了一个粗犷的了解。    民国初期,三爷爷可是我们这个黄土沟壑中一个偏僻闭塞的小山村里一位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  听奶奶说,三爷爷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人物:三爷爷长得身材魁伟,浓眉大眼,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算得上黄土地上一位标准的美男子了。  三爷爷小时候曾在他外公家的村子里读过几年的私塾,是我们村里识字的人。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就独自一人出去闯天下,往往一去就是好几个月,有时甚至常年不回家。只有到了每年年根的时候他才匆匆赶回家来陪寡居的老母亲一起过年。  三爷爷每次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都是大包小包地带回来许多让村里人大开眼界、垂涎羡慕的新奇玩意儿。什么绸缎花布、五彩丝线、胭脂首饰、木梳镜子、洋蜡洋火、烟卷盐巴等等等等。要知道,当年这些东西在我们这个偏远闭塞的小山村里那可都是些极为新奇罕见的紧缺货物啊,是许多年轻的婆姨女子们和愣头后生们十分渴望和羡慕的时髦新鲜玩意儿!  因此,每次三爷爷进门的当天晚上,家里边一定会是门庭若市、朋客满堂的。乡亲们有来看稀奇的,也有前来购买和索要所需的东西的,很是热闹。有时,这种热闹的景象还会持续好些天呢!  三爷爷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自然换回来不少的财富。所以,几年下来,三爷爷家的住宅在这个村子里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首屈一指的“豪宅”了。  三爷爷家的大院坐落在村子中央的一处高高的平台上,院子很大。背靠南山,面朝河沟的正面是五孔窑洞,窑洞都是用整齐方正的石头块儿砌了口子的,脑畔上压上了宽大平整的石板飞檐,下面支撑着雕刻着花鸟走兽图案的石柱,十分漂亮;院子的东西两侧各有三间石块砌墙和屋顶石板盖瓦的平房;院子的东南角矗立着一座高大的龙门,朱红的大门上镶着黄铜兽首的门环和排列整齐的铜钉,显得十分尊贵和威严。龙门顶上飞檐斗角的建筑风格显得十分华丽和气派。门外两边还卧着一对儿龇牙咧嘴石狮子。  这样一座院落矗立在这个贫瘠、荒芜的小山村清一色的土窑洞中间,自然就彰显出了它的富丽堂皇和豪华气派,十分耀眼醒目,让人真正有了“鹤立鸡群”的感觉。  三爷爷在外闯荡好些年了,自然见过各种各样的世面啦!所以,三爷爷的穿着打扮也是非常时髦的。每当在家的时候,三爷爷总是喜欢一身的中式打扮:头戴黑色缎面、金丝花边的瓜壳帽,洋布缝制的藏青色长袍,外罩一件缎面丝绣紫红色的对襟马褂,足蹬一双黑色平绒面的千层底布鞋,俨然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每当他出门的时候,三爷爷就会换上那身银灰色西服,脖子上打着紫红色的领结,戴一顶宽边大檐的礼帽,脚上的棕色皮鞋擦得铮光瓦亮,俨然成了城里那些时髦公子哥和富贵商人的形象了。三爷爷的这些装束让我爷爷看着非常不顺眼了,他曾当面骂他这个堂弟是一个“大烧包”,是“老母猪鼻子里插葱——装象”。三爷爷听了嘿嘿一笑,照例悠然自得地迈着方步,晃悠着肩膀走开了。每次都气得爷爷冲着后背恨恨地啐他一口。  我爷爷对三爷爷的所作所为和他家的显赫从来都是不屑的!他认为:作为祖祖辈辈都是务农的庄稼人来说,就应该本本分分、踏踏实实地把心思和精力都毫无保留地用在种地上,靠自己的双手和辛勤劳动从土地里刨出一个富足鲜亮的好日子来,那才是一个正经庄稼人应有的本份。爷爷认为三爷爷从外面挣回来的那些银钱都是靠着耍奸溜滑、坑蒙拐骗才得来的,都是些“不义之财”,迟早有一天会被“老天”给收走的。  为此,爷爷跟三爷爷这对儿从小非常要好的叔伯兄弟渐渐地就不怎么来往了,到后来简直就成了一对儿陌路人了。用爷爷的话说就是“你吃你的山珍海鲜,我吃我的粗茶淡饭;你穿你的绫罗绸缎,我穿我的破衣烂衫”!  三爷爷家境殷实,人又长得顺溜儿,因此,周边就有许多大户人家纷纷托媒人上门来提亲,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然而,三爷爷似乎眼高的很,没有一个让他看上眼的,统统回绝了。所以,三爷爷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娶媳妇,这让他寡居的老娘十分焦虑着急,常常为此事见人就唠叨个没完没了。三爷爷依然我行我素,一如既往。每年一出正月,他就牵着马背着褡裢出远门了,继续奔走在外面谁也不知道的什么地方……    这年刚刚进入腊月,三爷爷带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一起突然就回来了。  这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立刻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引起了一场极大的震动。不到半个时辰,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子。顷刻间,村子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跑去三爷爷家看稀罕。一时间,三爷爷家宽敞的窑洞和大院里里外外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  后来我听奶奶说:三爷爷带回来的那个女人长得就跟画儿上的仙女一样:苗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眼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妩媚、娇艳、婀娜、飘柔的古典美,就连她们这些婆姨女子们也不得不承认:的确太漂亮了!至于村里头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愣头小伙子们就更不用说了,看一眼,就会眼睛发直,浑身的骨头都立马酥软了。  据说,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是三爷爷从黄河那头的山西太原城带回来的,村里的人都感到十分惊奇和诧异。因为,当年这个村子里世世代代娶回来的所有女人,远的也没有超过一百公里。太原离这里多远他们不知道,反正在他们的眼里,三奶奶无异于是从在遥远的天边飘来的仙女。于是,他们觉得三爷爷带回来的这个漂亮女人更加神秘、更加好奇了,私下里纷纷揣摩起她的来历和身世来。  三爷爷对这个女人的身世绝口不提,只声称她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在太原一个大户人家做丫环,他是花重金把她从那个富商人家赎出来的。  不管怎样,三爷爷的母亲见到儿子带回来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心里自然喜欢的不得了,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面对如此众多前来看热闹的人,那位女人倒是毫无怯懦和羞涩之意,一看就是在大户人家待过的样子。她脸上堆满了甜甜的笑容,嘴里叔叔大爷婶婶大娘一个劲儿地叫着,忙前跑后地端茶递烟,显得十分从容和大方,像是见过场面的大家闺秀,让每个见到她的人心里都会感觉到十分的熨帖和舒坦。  那一晚,三爷爷的母亲在众多乡亲们的面前宣布:腊月十八那天,她要为儿子和他带回来的女人举办结婚喜宴,届时邀请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参加她儿子的结婚大礼。  腊月十八那天,全村的男女老少都穿戴得整整齐齐,相继来到了三爷爷家的大院里,敞开肚子狂吃海喝了整整一天一夜。据说,三爷爷的母亲那天晚上喝醉了……  爷爷没去参加三爷爷的婚礼,他可能是村里没有参加婚礼的人了,因为,他更看不惯那位妩媚妖艳的“兄弟媳妇”。不过,他没有驳婶子的面子,还是让妻子和儿女们代表他带去了一份可观的贺礼,而他自己却找了个借口去县城躲避了。    三爷爷结婚以后,跟娇美的妻子恩恩爱爱地过了一个多月的蜜月。第二年一过完正月,他又跟以往一样牵着马背着褡裢出门走了。把刚刚娶进门的新娘子留在了家中,跟着婆婆和两个佣人一起生活了。  哦!对了,按辈份,那个漂亮女人就成了我的三奶奶了。  三奶奶对婆婆非常孝顺,加上她能说会道,嘴巴很甜,把老太太哄得十分熨帖,侍奉得也非常周到。老太太逢人就夸儿媳妇如何勤快,如何孝顺,如何会过日子。  在众人的眼里,三奶奶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除了她年轻貌美,长得漂亮以外,她的性格也活泼开朗,待人接物热情大方。家里不管来了什么人,她总是和言细语,笑咪咪地热情接待,从不下看村里的任何一个人。而且,因为她在大城市里呆过,见过世面,再加上她口齿伶俐,喜欢跟村里的姑娘小媳妇们围在一起拉家常,给她们讲外界那些婆姨女子们不知道的奇事轶闻,常常引得那些几乎连村子都没走出去几回的娘儿们有事没事地就会跑来找她拉家常、聊闲话。  当然,三奶奶的美貌和贤惠自然也就引逗得那些骚动不安的愣头小伙子们挖空心思地寻找着各种理由和借口往三奶奶家跑。面对那些愣头青的大胆挑逗,三奶奶总是表现得十分得体,既不给那些贪婪的人有可乘的时机,也从不会当众伤及他们的面子,说话做事总是不温不火、恰到好处。这样一来,更加让那些欲火难耐的后生们跑得更勤了,甚至不惜包揽了她们家庄稼地里所有的体力活。  自从三奶奶进了门,三爷爷家的大院就变成了村里人年轻人聚会的场所了,整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这样的热闹持续了一段日子以后,人们的躁动和新鲜就渐渐地淡化了,三奶奶家的院子也慢慢地恢复往日的平静。    生活在黄土高原丘陵沟壑里的小山村,人们依然沿袭着祖辈传下来的半农半牧的生产方式,春播秋收,拦牛放羊,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过着清贫节俭、平淡无奇的宁静生活……  然而,三爷爷家的这种平静终于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被一群突然闯入的蒙面人给打破了。  那天晚上,三奶奶侍奉着婆婆睡下以后,给刚刚八个月大的儿子喂完奶,然后坐在炕头上就着煤油灯的光亮,开始飞针走线地给儿子和婆婆缝起了衣裳。  刚刚过了三更,专心缝衣服的三奶奶听见院子里“嗵”的响了一声,她喊了一声家里的长工:  “赶紧看看院子里是什么东西?”  半天没听见长工的动静,三奶奶放下手里的针线活,翻身下炕把门打开。她的腿刚迈出门槛,两边突然窜出两个彪形大汉就把她给控制住了。另有两个大汉急速冲进了屋内。  三奶奶定睛一看,房顶上、垴畔上、院子里都有晃动的人影儿,佣人和丫环他们两个已经被绳索捆绑着跪在了院子当中。  三奶奶她立刻意识到今天是遇到打劫的土匪了。三奶奶是见过世面的人,她并没有因此而显得慌乱,而是正色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这时,一位瘦猴模样的人点燃了火把凑上前来瞅了瞅三奶奶的脸,狞笑着说:  “哟!还是个大美人啊!老子今天艳福不浅哪!哈哈哈……”说着,瘦猴伸出干瘪的爪子就要摸三奶奶的脸。  这时,土匪当中一位手提柳叶大刀的黑大汉喊了一声:  “猴子!别胡来!”  黑大汉走到三奶奶跟前说道:  “实话告诉你:老子是黑风寨的绿林好汉徐老幺,听说你们家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今天特意前来跟妹子讨个吃头儿,借点盘缠。识相的话赶快把东西拿出来!”  三奶奶心里一惊,心想:这下坏了!她早就听说黄河边上有个黑风寨,头领就叫徐老幺,是个方圆数百里有名的土匪头子,官府都拿他没办法。今天,他大老远地跑来这里,一定是专冲她们家来的。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啊,这一劫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是躲不过了。  想到这里,三奶奶定了定神,故作镇静地说道:  “我们家男人在外面做生意,常年不在家,只有我们婆媳子孙三个人。东西你们可以随便拿,但是我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家的老人和孩子!”  徐老幺叫道:“好!爽快!算个人物!放心,我们只拿东西不伤人。来!猴子,把里边的人带出来!”  老太太浑身哆嗦着抱着哭叫的小孙子,被两个土匪从窑洞里推了出来。  三奶奶赶紧上去抱过孩子,轻声安慰着婆婆:  “妈!别怕!他们只要东西不伤人的,把东西给他们吧!”  老太太吓得浑身颤抖,蜷缩成了一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徐老幺喊了一声:“弟兄们!拿东西!把能带走的都带上!”  十几个土匪立刻冲上前去砸开了所有窑洞和厢房的门,里里外外地翻了个遍。把里面所有的粮食、布匹、首饰等等凡是能用的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堆满了整个院子。  徐老幺喊道:“弟兄们!把她们家所有的大牲口也都带上,把东西驮上,咱们走!”  土匪们立刻上去把圈里的马、骡子、驴、牛等大牲口都赶了出来,把东西驮在了它们的背上,蜂拥着涌出了大门。  这时,猴子模样的土匪凑到徐老幺跟前说道:  “大哥!这么大的一户买卖不会没有银钱吧?啊?”  徐老幺一想:对呀!这么一个大户人家,哪能没有钱呢?于是,她走到三奶奶跟前说道:  “大妹子!你们家守着这么大的一处院落,家里不会没有银钱吧?识相点儿,赶紧拿出来吧!”  三奶奶说:“我们家掌柜的做的是小本买卖,哪还有啥余钱啊?就是有现钱也都被他拿出去做生意了。好汉!你就行行好吧,给我们家老少留条活路吧!” 共 1866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是传染病吗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风水 微信怎么注册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