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子夜和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34: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子夜和声  鸟瞰山谷里,小山一座接一座,向两边蔓延。木房稀稀落落或成群的座落于山腰山脚。山腰上的和被山围住的水田略显明亮,阡陌交通,许多农民携带着工具、牛,正走在上面。  天已经开始降幕色,整个村子被烟霭笼罩。天空十分明朗,几颗星儿发出微弱的光。不知何时,天空骤然聚集乌云,却不显下雨迹象。村子显得异常的神秘萧条。  在一片翠竹下,青烟凫凫上升,不时从囱口冲出几颗红色的火星。这是一所标准的木房:共两层,中间为堂屋,后面为厢房,堂屋左右的房间为厨房,厢房左右的房间为卧房。堂屋傍右墙造了一个无囱的灶头,已经陈旧不堪,这儿坍了一片那儿踏了一块。原先平整光滑的灶面已经坑坑洼洼,有许多地方露出深层的红砖来。一老妪坐在灶前看管火,只见灶堂里熊熊烈火,红光艳艳。蒸气从木制的平盖与铁锅间的缝隙里顽强地喷射出来。一盏孤灯吊在楼板上,发出微弱的橙光。浓白的烟萦绕在楼顶。  右边的厨房里,两口灶头造在一起,两条烟卤从右墙壁笔直地爬上楼去,伸出房顶近一米。这是标准的灶头,灶面经过维护保持完好,平滑,小的那一口锅上盖着一个向上隆起的深黑色铁盖。地一样是坑洼不平的土地。相反,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小男孩坐于灶前的独矮凳上,短发乱糟糟,橘黄的灯光把他的脸照得分明,一张盘形球脸,略显顽皮。徜若是在白屋,可以看见许多粘捏成一块,发出油光,衣裳污脏、阵旧,巴上了数个补丁。一副沉思的样子,脸相有些难看。  他坐在灶前,亦门后。门完全敞开着,房内的灯光便从门口照射到院子里,在地上出现一块倾斜的亮斑。  借着橘黄的灯光,能看得分明,木门与木壁一样,已经陈腐。于是,驻虫便在上面钻孔栖息了,也不知道有多久。  他的心在不住“砰砰”地跳动。蓦然,听闻外院里有细微的声响,便讯速调头看向门外。事实却空无一人,院外土里,黑色的橘树一动不动。小男孩被吓出一身冷汉。  上面写到一个龌龊的小男孩。且说在几年前。某日,一则消息:广东那边好找钱,不知由什么途径传来。当即,村子沸腾起来,所有的人都受到震惊,情愫激动,笑容可掬。同时,人们对传言的那块宝地感到十分神秘,却无法想像它。于是,人们便产生渴望到宝地去。说归说,想归想,真正敢为的却仅有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女人——她正是那个男孩的生母,经不住诱惑,一半是见识世面,另一半是赚钱。男人过着孤寂的生活。一日,谣言:女人在外面做不洁身的勾当。蓦然,这也在村里传开了。根据人们的表情,言词,无疑事出并非偶然,确属真实。闲话不提。  山下不知是谁家的狗大声高气地吠起来。持续了好一阵子。刚一听到吠声,小男孩不禁颤抖一下,又恐慌地望了望门外。可结果一样空无一人。  须臾,院子附近的路上仿佛传出什么声响。小男孩又蓦然调头望去,同样是一脸的恐慌。而结果跟先前一样,只是夜更黑,阴森可怖了。院旁土埋的那些橘树黑魁魁的,有很多地方看上去犹如怪兽,令人怵目惊心。  小男孩心里觉得奇怪:怎么没有来?正在迷惑之际,轻微的脚步声掺和着粗沉的气息,传进他的耳朵里。这种声音是多么熟悉,清晰!小男孩全身不住发起抖来。不过,他将信将疑,随即看向进院的路口。时下,虽看不见其人,但正如上述。一个健状,理着平头的男人右肩扛一挑粪桶,左手提起一把锄头出现在院口。从身形明显看得出他十分劳累。他每向前迈出一步,便把锄头如拐柱前一步。同时,发出吱歌吱歌的清脆磨擦声。他慢悠悠地走向房后侧的猪圈,把粪桶傍壁搁下。  男人走进厨房里去。父子俩招呼毕。男人打了盆水来到院子里,洗了把脸,擦掉一身的汗腻。既而,父子俩用起晚餐来。红署掺和大白米,一钵南瓜菜。屋里闷热,院子里却要凉快些。小男孩便端独矮凳到院子里,坐在上面吃。现在,小男孩的心得以平静,脸露喜悦。天空模模糊糊,星宿稀稀疏疏。眼前的这些橘树,更远处的山比先前更加黑魁魁。  小男孩走进屋去。他添满了碗,挟了菜又走出屋来坐在独矮凳上。  小男孩为何恐慌亲爸回来呢?这相反是他应该渴望的呀!  原来,在今日黄昏,他和一个伙伴起先说着玩,很快相互怂恿,加上黄橘的诱惑。终于,他俩趁四下里无人,蹑手蹑脚进到山上一家土里,摘了很多,大胆地蹲在土沟里,背靠在身后的土坎上,尽情享用。不料主人察看,而他们没能觉察到,被抓了个正着。  两个小男孩只顾吃,不出半点话声。  男主人一踏进土里,便见到有两个小孩子傍坎蹲在中间的土沟里正吃着橘子,顿时不禁怒火中烧,大声吼道:“谁在那里?”  两个小男孩闻声吃了一惊,循声望过去,看到男主人十分愤怒,正急忙大步流星朝他们赶来,又吃了一惊。当即巩慌起来,没命地逃跑而去。男主人把他俩看得清清楚楚,认出来,并没有追去。察看了一会橘树,情况倒不严重,充其量损失近十个橘子,但他心里的气愤并没有消去。小男孩生怕被告状,对偷盗一事心有余悸,总是会想到它。  直到现在,男主人没有找上门来,他心想那男主人没有在乎那几个橘子。因此,使他安心下来,不再砰然跳动了,很快忘掉了,若无其事一般。经过几碗,肚子圆滚滚微向上隆起,撑得难受。又像往常一样,清洁了餐具,土地,不辞而去。找村里的伙伴们玩。  既而,山下的狗再次吠起来,持续了一阵子。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传进院子里来。男人正坐在独矮凳上纳凉,手里捏着一支正燃烧着的烟,闻声望去,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院口。屋里的灯一样亮着,橘黄的灯光从敞开的门口射出来,使门前的地上出现一块倾斜的亮斑。星宿跟先前一样稀稀疏疏,与圆月发出微弱的光。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形,但还不能看清楚。男人站起身来,准备迎接。靠近了,借着微弱的光,相互认出来,两个男人热情地招呼。男人进屋端来一条长凳给中年男人坐下,又端来一杯热茶,递烟给中年男子,自己仍旧坐于独矮凳上面。这时,坐在堂屋里的老妪闻声走过来坐在长凳的另一端。  于是,中年男人说明来意,把偷盗一事详细讲了一遍。男人不禁心里气愤,咬牙切齿,暗里道: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然得了,小时偷针,大了偷金。  临走前。中年男人诚挚地道:“几个橘子倒不成问题,只是向你们做家长的反应一下,教他以后别再犯;不管是偷到谁家的,都既不应该也不好。”说完,道别而去,放下心来。没有过多久,山脚下的狗同样吠了一阵子。  男人一样坐在独矮凳上纳凉,不时吸几口烟,浓烟从鼻腔里喷射出来。  徜是在过去,茶烟之后定然搬进凳子,走进卧房睡觉。不过,今晚由老妪把长凳和杯子携进去,然后去厢房睡了。  “你也早点睡。”临走前,老妪说。  直到现在,已经十一点过了。男人已经点燃六七支烟,嘴里含着一支。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没过多久,狗吠声传进他的耳朵里。毫无疑问,正是小男孩走上来。终于出现在院口。此时,男人站起身来。  门还开着,灯还亮着。小男孩不禁暗道:在过去爸早已睡了,今天怎么还不睡?随即猜想是男主人到家里告了状。如果属实,那么不是要受罚!小男孩不禁重新恐慌起来,心剧烈地跳动着。此刻不知下刻。很快,父子相见。  男人厉声道:“过来,和你说件事儿。”  小男孩心知肚明,走过去站在男人面前。  “今天下午你干什么去了?”  小男孩口呐道:“什么也没干。”  “你再说一遍,”男人气愤道,伸出粗大的长满茧子的手狠劲拎着小男孩的耳朵旋了几圈,向上提起。顿时,小男孩伤痛欲器,泪水莹眶,把头低下去。  “你们老师是教你偷东西的?”  小男孩一时默默无语。  “你耳朵聋了,听不见?”男人又把耳朵旋了几周,,一样向上提起。  小男孩感到一阵疼痛,耳朵热辣辣,心里产生一股气愤,低声回答说:“不是。”  “这就对了,”男人的语气稍微温和。  “那你今天下午干什么去了?”  小男孩犹豫不绝。  小男孩正要回答,男人已无法奈住气愤,揪着小男孩的右脸狠劲地撕扯,“你竞敢撒谎,死口不承认。人都找上门来了。”  小男孩无法站稳,趔趄几步。当然,他的脸也一阵痛疼,热辣辣的。心里却愤怒至极。  “说,今天下午干什么去了?”语气十分强硬。  小男孩低着头,暗道:就要撒谎,死口不承认。  男人亦气愤至极。  “你听到没有?”先是旋耳。  “你哑巴了?不知道说话。”再是撕嘴。  小男孩耳脸一阵剧痛,更加热辣辣,却不再有半点恐慌,麻木地发怔。  “老子看你不讲!”男人愤怒地来到厨房里,握起门背后手臂粗细的扫帚,返回来,操起来没命地朝小男孩一阵乱打,嘴里喊道:“老子看你不讲!”  悲痛的尖叫声打破寂静的黑夜。小男孩双手紧抱着头,畏躬着身子,十分像一只乞讨的猴子,不时前进几步。  蓦然扫把断了上半截,飞出老远。  “你讲不讲?”  须叟。男人手提棒槌从门口走来。小男孩不经意间见着,暗道:先前为何不讲出来。小男孩不知道下刻会怎样,该怎么办。  正在他犯难之际,老妪从堂屋里走出来,看到男人手提棒槌,气势汹汹,心领神会,一边大声惊叫道:“要不得!”一边勿忙跑上去阻止。  老妪挡在男人面前,双手紧抓住男人那只握槌的手。男人挣扎了几下,不便行动,只好作罢。  老妪道:“你把他哪个地方打着了,你有多少钱医?”  男人看着小男孩,手依旧十分痒。  老妪又道:“一点小事就算了。”  男人厉声回答:“一点小事?小时候管不好,偷针,大了就偷金。到时还了得!”  老妪无语。一会寂静。  老妪道:“都这么夜深了,谁都去睡觉。”但父子俩依旧没有动。  老妪牵起小男孩的左手,“走进屋去睡。”小男孩畏惧地极力制止。  男人终于朝门口走去。奶孙随后。  橘黄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表情严肃,愤怒的男人走过,进到卧房里去。他的身后,老妪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却见小男孩面目狰狞,脸上泪迹斑斑。老妪满脸惊恐。 共 38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预防方式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风水 微信怎么注册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