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拂破绿绮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07: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绿绮  遇见她是在我经常弹琴的那个枫林里,我喜欢枫树,尤其是浓秋,满树的红叶像美人的红泪,一如往年我在梦中见到的她的血泪。今年的秋天似乎来的特别的早,未到深秋已是落叶满地,鲜红的,有些触目惊心。我望着那些枫叶,深情的抚摸着它,一如她的脸颊。  对我来说弹琴是一件高雅的事,我丝毫不敢亵渎。古人说:琴者,禁也。斋戒、沐浴、焚香。我从容的做完这些事,才静静地坐在琴弦的第五徽处,对着我的心,双手从容的动起来。今天我弹奏的是一首失传了的《秋风落》,我很喜欢这首,却从来都弹不好。弹琴需要一种心境,心乱了,就弹奏不出那种清静无为的意境。右手钩起五弦,左手轻挑九徽,琴音清脆的荡漾在枫林之间。  《秋风落》说的是一个凄美的故事,我不喜欢言情意味很浓的曲子,却独独偏爱这首,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滋味。我似乎看到漫天的落叶飞舞,一片一片,随风扬起,在空中旋转,飞舞,如同一场优美的花瓣雨,一身白衣的少年,手持折扇,风度翩翩,嘴角若有若无的带着几丝笑意,发丝随风飞起,缓带轻衫,飘飘如仙人。我看到树林尽头的亭子里,她在静静地弹着琴,琴声似乎穿过空间,摄人心魄。我明显的感觉到心颤抖了一下,琴音在刹那间发生变化,弹琴时心是不能乱的。我看到他沿着铺满落叶的小路缓缓走去,像是故意放慢脚步,大概是怕惊扰了沉醉在琴声中的人吧。她蓦然睁开眼睛,正对着注视她的他,刹那间她有些惊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她害羞的低着头,琴音紊乱,再也弹不出那首净化人心的曲子了。白衣男子轻轻地走近说:“姑娘,在下秦叶,适才听闻姑娘琴声,有知音之感,能否借绿绮一用?”女子见来人一口说出举世名琴绿绮,便毫不迟疑的让开位置。白衣男子坐在琴前,双手拨动,一首《凤求凰》飘然越出。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女子明显颤抖了一下,待白衣男子弹完,便抱琴而去。白衣男子痴痴的望着女子消失的地方,喃喃的道:“落儿,几千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场面转换,我看到男子和女子相互依偎在花丛中弹琴吟诗,在落叶里舞剑吹笛。夕阳下,一对璧人在秋风里跳舞,歌声远远的传来,像世外桃源里的仙人伴侣。场面再转,我看到女子抱着绿绮哭泣,似乎几天几夜没休息,眼睛已红肿一片,看不清东西。白衣男子漂在半空中,焦急的诉说着什么,女子却什么都听不到。渐渐地,女子的哭声小了,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终于使她昏厥过去。女子的父亲给她喝了忘忧草,那种能让人忘记一切的神奇的药。女孩醒来后,眸子如同初生婴儿般清澈,记住的是那首《凤求凰》的曲子。,女孩嫁人,生子,变老,死去,轮回。男子则跳进黄泉,再受千年的煎熬。我仿佛看到那奈何桥上一袭白衣的身影,等待着,等待着,千年的轮回。  我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早已泪流满面,我轻轻的抚摸着绿绮,一直相信琴是有灵魂的,我次把这首曲子完整的弹奏出来,故事中的主角就是绿绮的琴魂吧。我怔怔的望着通体幽绿的绿绮琴,故事中的一切都好熟悉,那种撕裂心肺的疼痛,就如亲身经历一般。  我定了定神,望着枫林的尽头,一个白衣女子缓缓向这边走来,一切都如梦中,那个缠绕了我二十几年的梦。遇见她,真是一场梦,一切都那么不真实。现实中的她一如梦中的优雅,依然是一身白衣飘飘,多了的是脸上那丝微笑,梦中的她是不笑的,还带着一抹我看不懂的忧愁,还有那血泪。想到这,我的心又开始疼了,莫名其妙却撕心裂肺。我用手捂住胸口,痴痴地望着那一抹白衣。和漫天满地的枫叶相映在一起,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  “琴音虽好,却少了琴魂。这首《秋风落》失传已久,公子,如何得到?”  声音如同珠玑,我从梦中惊醒,才发现她在同我谈话。“姑娘又是如何得知这首失传已久了的古曲呢?”  白衣女子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问,她轻轻一笑,却没有答话。我们两个就这样对望着,如同千年前就相识了一样。  “绿绮虽好,只可惜少了琴魂,当年司马相如丢了那颗纯净的赤子之心,琴魂也不知去向,琴,一旦少了琴魂,就不再具有灵气了,就如你所知的那首《凤求凰》。公子,可否借绿绮一用?”  我不自主的让开位置,她轻轻地走过来,走过我身边时,梦中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那是一股幽幽的兰花香味。她坐在琴边,双手齐动,流畅的琴音连续的发出。一吟一揉一绰一飞。她指法鲜明,气度温润。一首完全不同于我的《秋风落》翩然而出。不知过了多久,一曲终。我定定的望着她,连同飘舞的枫叶。这情形,像极了梦中出现的场景。  “公子,可入耳否?”  我怔怔的没有回答,只是在傻笑,无意间抬头,竟发现她也在笑。她指了指绿绮,说:“我要陪着她。”  说罢,便抱着绿绮向我的房间走去。本来我的房间是不允许女子进入的,可在那一刻我竟然不能制止。“绿绮,绿绮”我听到她轻轻呼唤,心里满满的,竟然是幸福的感觉。  长河  我在一个落叶纷飞的季节见到他,漫天的枫叶好美,美的像神话中的仙境。鲜红的枫叶似血更似胭脂,红红的,像梦境中的那一抹嫣红。他的琴声把我吸引来,我不明白我一个不存在的人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天堂,直到他牵着我的手我才知道我重生了,这不是梦境也不是天堂。他说他叫周瑜,也就是周公瑾。我的心震了一下,周瑜?三国的周瑜?那一刻,我的心很疼,如果是三国的周瑜,他的妻子是绝美无双的小乔,而不是我。这个我见了眼就喜欢上的男子,终归还是要离开我吗?  我望着通体幽绿的绿绮,轻轻地抚摸着她,一如他温润的脸颊。周瑜很美,和历史上记载的一样,身材修长,面如冠玉,温润尔雅,风度翩翩。他的屋子从不让女子进入,除了我。我知道他很宠我,可,我只是异时空的过客罢了。周瑜,二十四岁为建威中郎将,三十六岁病逝于战场。历史记载的短短的一生现在想起心里一阵阵疼痛。  他好像发现了我有心事,空闲的时间都在陪我弹琴,作画。他很精通音律,我惊讶于他那惊人的记忆力,我弹过一遍的曲子他都能丝毫不差的弹奏下来。我笑着叫他天才,他只是温润一笑,而后是静静的陪着我。就这样,看星星,看清天朗月。日子过得很快,三国是个混乱的时期,我不想过多的参与,这个时空和我的那个时空也不一定相同。我只是在静静的观看,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直到那天,他的上司加朋友孙策到来。孙策是他小时的朋友,三国时期又一英年早逝的人物。他们说什么我没有在意,唯独听到“桥玄有二女,大乔与小乔,绝美之姿,可妻吾等。”那一刻我的心满满的,失落落的,要来的还是要来的。孙策走后,他满带笑意的走进来,见到百无聊赖的我,先怔了怔,笑着说:“落儿,怎么了?”  “公瑾,你命中注定的妻子不是我。我们注定无缘,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他看着我,一言不发,我走到绿绮前面,轻轻拨弄琴弦。心情不好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抚琴吟唱,唱那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曲子,然后看到他一脸惊叹的模样。这些,其实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他静静地看着我,然后说:“高子曰:‘琴者,禁也。禁止于邪,以正人心。’故《记》曰‘君子无故不去琴瑟。’孔门之瑟,今则绝响,信可贵矣。古人鼓琴,起风云而来玄鹤、通神明而阜民财者,以和感也。”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啊,怎么能把琴这一神圣的圣器当成发泄心情的工具呢。弹琴是一件多么高尚的事,我怎么能如此亵渎呢?我呆呆的望着通体幽绿的绿绮,一如他幽远深邃的眸子,心里酸酸的,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我快步走到他身边,然后紧紧拥抱着他,我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我们就这么静静地拥抱着。许久之后,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说:“我没有答应他。”我没有再说话,所有的话只他这一句就够了。  我太拘泥于我的所知了,其实何必呢,我怎么会不知他的心,就那一瞬间的心疼已足够了,其他的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他见我仍在发呆,便拉着我的手说:“落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坐在那匹战无不胜的战马绝尘上,绝尘这个名是我取的。俗气,但我喜欢。绝尘跑的飞快,我们坐在战马上,一路飞奔,衣带飘飘,随风扬动,那种感觉,很美,美的让人不忍心轻易触动。我们都没有说话,这是我们的惯例,不说话却永远明白对方心中所想,心有灵犀,这个词是我告诉他的,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听到这个词时的欣喜表情。这是永远属于我们两个的,谁也不能把它抹掉。  不知飞奔了多久,我们来到一处原野,正值夕阳西下,天边一抹绯红,把整个大地也笼罩在绯红色的雾中,迷蒙又梦幻。我们下马沿着原野向天边走去,他告诉我他很喜欢这个地方,能让人放松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他经常来这弹琴。我们走到原野的尽头,一条宽阔的河流奔腾而过,浩浩荡荡,声势雄伟。他拿出绿绮,席地而坐,双手轻轻拨动琴弦,高亢的琴音发出,我如同看到千军万马奔腾而过,一去千里,所向披靡。这,应该就是的《长河吟》吧。我想起后人为这首曲作的词,不由自主的跟着琴音唱了起来。  长河吟/行萧萧/云海苍茫君远行/清风戚/去漫漫/飘然出寰淼难寻/忆当年/扶君王/羽扇纶巾从征路/红袖伴/情深切/风姿犹在梦魂中/叹人生能几何/欲为沧海怀天下/望神州/何时归/只恨此生壮未酬/风华殇/泪扑簌/感伤春水东流逝/弦响音绝而不还/鹳鹤舞/听我弹/今朝飞落九重天/一曲长吟江河汇  一曲终,我还沉醉在那或柔或刚的曲调里,直到泪流满面。我感到有人为我拭泪,心里满是幸福的感觉。这是属于我们的时刻,偎依在长河边,或弹或唱。他问我这是什么调子,我说是属于你的《长河吟》。他很仔细的看着我,然后说:“《长河吟》,好名字,长河吟,行萧萧。羽扇纶巾。”  我没说话,有这些就够了。  秋天的荒野一片辽阔,夕阳渐渐的收走一抹余晖,天空开始变暗。整个原野都笼罩在淡紫色的雾中,美的有点不真实。点点星光,点缀在遥远的夜空,悠闲地眨着眼睛,像是在诉说着古老的传奇故事。我们彼此依偎在长河边,谁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天空。那一刻,仿佛是永远。  寒衣  这个世界有了她的陪伴便不再孤独。我不明白她的眼中为什么总有一股悲伤,像是经历了很多沉淀下来的,尤其是看我的眼神,那种眼神,有爱恋,有欣喜,更多的是悲伤。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悲伤,我从来不问,因为如果她想说我肯定会知道。她说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我感动了很久。心有灵犀,我们的确是心灵相通。说也奇怪,自她来后,那个缠绕了我很多年的梦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吧。那个睿智却少语,深沉却调皮的女孩,从见面起就深深埋在我心里。每晚她都要我拥着她入睡,说来也真是好笑,她那么聪明睿智的人竟有恐黑症,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恐黑,但每次她闭着眼深深埋在我怀里时都觉得特别满足。  这是一个混乱的时期,征伐不断,在乱世我想拼命保护的人是她。外面说我是个完美的人,对这,我只是笑笑,这些我从来不在乎的,我只在乎她。她不喜欢孙策,虽然她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轻轻地,但我知道她不喜欢他。孙策说桥玄有两个女儿,都是天香国色,万里挑一,可以分别嫁给我们。那天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美,不过是表面罢了。美不美,我都不在乎的。我已经习惯了那个调皮却在黑暗里紧紧抱着我的女孩。孙策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回到我的卧室,我知道,她此刻定像只小猫一样偎依在绿绮旁。  然而我回去看到的是她的悲伤与绝望。她对我说:“公瑾,你命中注定的妻子不是我。”那一刻我的心很疼。她早就知晓,她了解这个世界,这个年代。我紧紧地拥著她,没有说话,这就够了。“我没有答应他。”我轻柔的在她耳边说道。明显感觉到她的身子一颤,待再抬头时她的眼中又是我所熟悉的那种神色了。我们已经没有用言语的必要了。  我带她去我经常去的那个荒野,辽阔的大地,奔腾的河流总给我许多的信心。这是属于我自己的秘密,但我,愿意和她分享。我们相互依偎在绿绮前,看长河,看天际。我弹了那首以前作的曲子,她却和了起来。我不懂的词,我不懂的音,却唱出我的心声。她说这是属于我的《长河吟》。那天,星星很多,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像是在偷偷地窥视两个相互依偎着的人。  因为她,我很喜欢绿绮。我喜欢那通体的幽绿,幽远而深邃,很像她的眼睛。子敬说我们两个的眼睛很像,都像一潭湖水,幽静而深远。我知道子敬从不撒谎。她不喜欢孙策却喜欢鲁肃,问她原因,她笑笑说:“我觉得子敬像个笨笨的书呆,可爱却又不失活力。”过了半响她又说:“子敬绝非池中物。”我相信她的眼光。   共 1007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治疗精索静脉曲张什么手术方式好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