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萧山受污黄河显治理难题浙江农村工业污染堪

时间:2019-06-09 21:01: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痛经能总吃止痛药吗
月经后期咖啡色物怎么办
经期延长吃中药可以吗

浙江中小企业众多,曾有“家家点火,村村冒烟”工业发展方式,这些家庭作坊式的中小企业在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给农村环境带来了不容忽视的污染问题。而这些农村地区的工业污染治理,却常因地理区位、历史遗留等原因被人遗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环保部门着重排查的还是工业园区等高污企业集中的区域,而农村工业分散、分布范围广等特点都不利于环保排查。相关环保专家则认为,农村频频曝出工业污染事件的根源是“政府不作为”,核心的治理方案也要从政府监管下手。

强酸、重金属超标污水长期直排酿出“黄河”

近一年来,接到的浙江省农村工业污染的投诉较往年多了许多。

近的一次投诉来自杭州市萧山区闻堰镇长安村,据村民反应,该村的一条河道因长期被企业直排进强酸、重金属超标污水,变成了一条有毒“黄河”。

在探访长安村时发现,这条“毒河”的周围便是村民住宅区,村民、企业均“傍河而生”。

对此,长安村村委会主任赵建平告诉,该河的污染是沿河的5家企业排污造成的,属于铁离子超标。“环保部门始终查不出污染者是谁。”

针对污染顽疾,赵建平也曾向闻堰镇建议整治措施。“这条河道的治理方案分别是集污纳管、关停或拆迁。但就目前来看,这三种方式的可操作性都不大。”

“相对来说,关停一家农村企业很难,其中涉及民工安置、赔偿等问题,镇政府要有能力承担。”赵建平表示。

赵建平说,凭借他多年的地方工作经验,这种零散分布于农村的工业污染现象并非偶然,而是一个共性问题。

“近年来,农村企业的环保意识也在慢慢建立,它们大多都补齐了环评手续,并置办了一套自己的环保设备。”赵建平表示,但是,企业究竟有没有使用这套设备,或有没有按照规定使用,这就是个问题了。

农村工业污染的管制成难题

正如赵建平所言,长安村面临的农村工业污染管制、治理问题并不是个例。

日前,发生在温州市乐清北白象镇一小学的“流鼻血事件”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农村工业污染的可怕。据媒体报道称,官方认定该事故是学校周边工厂排放含有害物质气体所致。

无独有偶,萧山长安村也被癌症乌云笼罩着。查阅资料显示,早于2011年,长安村便因化工企业常年排放“毒气”,致其空气重污,据媒体报道称,当年该村有10位村民因空气污染患上癌症。

然而,杭州市萧山区坞里村、绍兴三江村、绍兴新二村等地,近几年因工业污染,被媒体盖上“癌症村”的帽子。

不仅如此,仅2013年,浙江就频频被曝农村工业污染事件。

3月22日,平湖市一个村庄被曝空气污染严重。据媒体报道称,经调查,该异味主要来自距离该村不远的上海金山第二工业区。

4月16日,金华市浦江县岩头镇朝阳村被曝出一条受污严重的“牛奶溪”,据官方介绍,该污染主要来自附近的工业企业。

4月18日,嘉兴秀洲区王江泾镇的万兴桥河,受喷水织机污水直排影响的整条河道污染严重,无法灌溉农作物。

农村工业污染的治理如今已迫在眉睫。

为此,采访了有多年环保工作经验的、萧山区环保局副局长朱海斌。

朱海斌告诉,高污企业被统一规划进入工业园区,拥有良好的监管机制及完善的环保配套设施。“而对于一些零散分布在农村、未被纳入工业园区的企业,其治理的根本方法是搬迁企业,但这需要逐步完成,耗时很长。”

“事实上,环保部门在排查工业污染时,着重点还是在工业园区等高污企业相对集中的区域。”朱海斌表示,相对来说,农村工业分布范围广、企业分散等特点都不利于环保排查。

专家称政府完善监管是治污根本

监管困难、环保力量薄弱……浙江省农村工业污染的治理屡陷重围,而如何根治也成为不少环保专家共同探讨的话题。

“农村工业污染的监管相对薄弱,甚至存在盲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表示,很多时候,政府的主导角色是经济发展者,却并非一个合格的环境监管者。

针对农村工业污染产生的原因,贺雪峰认为,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早年间,浙江的国有、集体、私营等企业纷纷进入全面发展阶段。“那时,人们大多都没有考虑过环境污染的问题。”

贺雪峰说,目前与农村环保相关的环保、水利、国土、农业等部门都在城市,农村还没有这样的监管机构常驻,很难对这些工业园区或者工矿企业形成常态化的监管。

而针对农村工业污染的监管问题,南京大学农村问题与环境问题研究专家张玉林则认为,农村工业污染的防治并不仅是在村里安置政府监管机构就可以解决的,这主要得看地方环保部门的治理态度。

张玉林表示,从根本上说,环保就是“小部分人发财致富”和“大环境”间的博弈,农村发展容易顾此失彼。

“在小县城、乡镇、农村,群众环保意识和维权意识尚不高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往往倾向于对一些偷排企业‘睁只眼闭只眼’。”张玉林称。

,张玉林总结道,农村工业污染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不作为”。其核心的治理方案也要从政府监管下手,只有政府硬起手腕来,环境污染的问题才能得到妥善解决。

环保专家纷纷将矛头指向政府。政府对治理又有何回应?

遂向杭州市环保局了解情况,据介绍,目前该局并未统计零散分布在农村的工业致污的相关数据,政府大多还是将关注力集中在工业园区的污染问题上。该局表示,一般情况下,杭州市各农村零散工业的污染还是由各个村镇自行处理。

从浙江省环保厅了解到,浙江一些农村工业企业的数量,目前尚无确切的统计数据。

浙江省环保厅表示,农村工业较为隐蔽,具有一定流动性,执法和监管较为困难。所以,在农村工业的监管方面,社会监督和百姓举报也是加强环境执法监管的重要渠道。

谈及农村工业污染的治理措施,浙江省环保厅表示,浙江省于2011年启动了省级重污染高耗能行业的整治提升工作,要求在“十二五”期间全面完成铅蓄电池、电镀、制革、造纸、印染、化工等六大行业的整治提升工作;按照“关停淘汰一批、整治提升一批、搬迁入园一批”三个一批的基本思路,严格淘汰落后产能并关停一批低小散企业。

关于农村工业污染的根源问题,专家、政府各执其词,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恰恰揭示了其重要程度。(完)

中国概念股周五早盘涨跌互现 搜狐跌1.71%
联想创新科技大会成都召开 构建场景化智能生活
中国航天员景海鹏返校讲述心路历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行业资讯 开微商城要钱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