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打假人王海称从未离开商业打假无关正义

2018-10-28 11:58:43

“打假人”王海称从未离开:商业打假无关正义

今年3月15日,修订后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将正式实施。而随着新《消法》实施,“知假售假退一赔三”的惩罚性赔偿条款,未来可能给打假获利模式带来更大“获利空间”。而中国打假人王海,再次走入大众视野。

相比于多年前的活跃“打假”,如今的王海已经十分低调。虽然淡出公众视野10余年,他仍是一副墨镜的出现,并称自己“从未曾离开”。

商业“打假”无关正义

公开资料显示,王海现任和谐社区发展中心理事,王海消费者权益保护项目负责人、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着有《我是刁民》、《王海忠告》、《当头棒喝》、《物业维权一日通》等书。1995年,他成为位中国消费保护基金会设立的“消费者打假奖”的获得者;1998年克林顿夫妇访华,在上海举行的“构筑21世纪的中国”座谈会上,他与克林顿夫妇对话,克林顿称其为“中国消费者的保护者”。

从全民拥护的“打假英雄”到声名狼藉的“牟利枪手”,在如今的微博主页上,王海这样介绍自己:打假人王海。而经济利益是他和他的团队选择一个案子是否立项的首要因素。

从起初的“单兵作战”到如今“公司化运营”,王海把打假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据王海介绍,现在深圳、天津、南京等地都有他的分公司,这些分支和“总舵”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一样,主营“打假”业务。从1995年以“打假斗士”进入公众视线至今,王海在圈子里颇有名气。打假公司成立后,他的业务范围开始覆盖全国。据王海介绍,目前公司仅有二三十人,这个被他称为精英的团队,成员以律师和法律专业毕业生居多。公司施行项目经理制,一旦确定一个案子,各地的调查公司和律师朋友都会提供帮助。据说,王海一天会接到四五十条线索,一年下来,他“经手”的案子平均在千件。而这些线索的来源五花八门,有和律师团队发掘的,更多的则来源于他的个人微博。

“没有盈利怎么打假?打假就是为了盈利,是用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王海这样回答,“不需要讨论是不是英雄,因为打假已经不再是个人的行为。政府部门打假是政府部门的职能,他们是‘正义’的化身,而我们打假与正义无关。”在王海看来,公司打假已经让打假这个行业变成了一种商业行为,也变成了一种公司盈利模式,只能说打假的客观效果是打击了制假者,这不需要把打假人捆绑到道德的高帽上。

王海曾和采访他的表示,举报后的政府奖励是打假的一种经济来源,但金额的多少和案件的领域、案值等很多因素有关。他介绍说,现在打假的圈子很大,有职业打假队伍,当然也有民间打假人。现实情况是,一些打假人可能存在“两头通吃”的情况,比如抓住质量问题,不去及时曝光或举报,而是等待对方和解,赚取好处费。这样算下来,打假者的年收入从几万到几十万,上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近,王海又在调查一建筑项目中所使用的自来水管道壁太薄,远达不到国标的案子。按他的说法,“如果这个案子成功,那么我们在当地市场将会名利双收。”

“王海打假”,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而根据近期红调查结果显示,在参与投票的友中,有57.3%的友之前不知道王海是一名打假维权专业人士。而众多厂商和工商管理部门的人员却都对王海和“王海现象”都比较熟悉。

尽管“知假买假索赔”的模式有争议,但大部分友认为利大于弊。统计中,有57名友选择了“合法合规”,支持“王海打假”的人占总人数的69.5%。投票人表示,“王海打假”虽然是为了经济利益,但他们能够遏制制假售价的行为,从净化消费品市场来说,他还是能够接受“买假索赔”的模式。“如果没有假冒伪劣产品,‘王海们’也就失业了。王海他们的存在,也是对消费市场的一种监督。”

新《消法》打假人与商家新博弈

距离1994年首部《消法》颁布实施,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今年3月15日,修订后的《消法》将正式实施。而随着新《消法》实施,“知假售假退一赔三”的惩罚性赔偿条款,未来可能给这一特殊职业带来更大的“获利空间”。

其中,新《消法》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另外,经营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仍然向消费者提供,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害人有权要求经营者依照本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等法律规定赔偿损失,并有权要求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加大消费欺诈赔偿金额将明显激发消费者的维权热情,同时很多职业打假人也闻风出动。王海也曾公开表示,“今年将会大干一场,重点是食品、药品领域 , 计 划 投 入2 0 0万 元 , 争 取 挣 回2 0 0 0万元。”

而另一方面,京城一些商家的运营销售和售后服务部门面对即将实施的新《消法》已经提前出击,除了新《消法》培训,在“3·15”前后,商家也在提防职业打假人。据悉,近期还 有 商 场 管 理 人 员 在 微 信 朋 友 圈 发 信 息 称 ,“各店长及店铺员工请注意,3月15日快到了,近发现在商场里出现混淆原价与吊牌价概念的团伙人员。大家一定要记住,给顾客介绍货品时只要说吊牌价或标价多少,不要说原价,千万别被他们录音录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信息上还附有4张人头相片。也有商场运营人员分析指出,以往3·15维权案例中,像皮具、羊绒制品、纺织品都是容易出现问题,被打假的重灾区。随着维权案件增多,很多纺织品企业在质检方面也更加严谨、商品表述更加清晰。从商家销售环节来说,更应该尽量避免出现问题,减少经济损失。

另外,针对新《消法》中三倍赔偿会不会增加“职业打假人”的获利空间的争议,消费者协会相关人士表示,对于经营者来说,市场上有假货、有欺诈行为,消费者才有假可打。而与专门从事打假的“职业打假人”相比,假货和欺诈危害更大。而也有专家表示,“职业打假人”也是消费者,关键是他们在获利后,是否向社会或者行政主管部门进行了公开或举报,让假货“下架”甚至“召回”,避免让其他消费者权益再次受到侵害。在日常生活中,如果这些从事打假的“专业人士”打假后,只是和经营者私下达成一种赔偿,而不向工商、食品药品等行政部门进行举报,行政主管部门就无法对存在欺诈的经营者采取下架、责令召回商品,并依照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处罚等一系列措施,来避免其他消费者权益再次受到侵害。这样做法的结果,只能是极个别的人从中获得了利益。作为公民,如果以“打假”谋生,是不是也应该承担起相应的公民义务,目前的法条没有界定“职业打假人”的对与错,就是希望提高社会。

曾经的维权斗士

从事打假事业以来,王海几度更换公司办公地点。时至今日,他没有对外公布过公司的具体地址。

1995年3月25日,王海在北京某商场购买了12副假冒索尼耳机,然后径直向东城区工商局投诉,依据《消法》第49条,向商场提出了双倍赔偿的要求。在此事件的发酵中,他了解了相关情况同时也受到了外界的关注,受到鼓舞的他在北京搅起一场打假风暴。

同年12月初,在拖延8个多月后,该商场终于同意向王海加倍赔偿后买的10副耳机,并承诺凡有顾客买到假冒商品,经确认后,都可按《消法》加倍赔偿并奖励100元。同年12月25日,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授予王海为“中国打假人”,并奖励5000元。

1996年年底,王海在京成立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王海赤手空拳的个人打假时代基本上宣告结束,从此进入公司化、专业化的打假运作。公司主要接受企业委托打假,笔生意是帮广东爱得乐集团公司打假。王海跑了十多个城市,帮其取缔了40多个售假窝点。

1998年大海公司在为客户调查一宗假药案时,了解到性病游医诈骗问题严重。王海在媒体上揭露了性病游医“占氏家族”诈骗患者钱财的黑幕,同时向卫生部举报了“占氏家族”的违法行为;当年年底,卫生部下文取缔各地游医。有人估算,此举每年可使消费者避免20亿元的损失。

2000年协助烟草专卖局取缔了北京的造假烟窝点,查获555、红塔山等假烟案值280万元。

打假之路也不是没有挫折的。2000年,王海遭遇了打假人生的次重创。那一年,他接到报料称某电线产品质量差,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王海应邀去河北任丘工厂调查取证,回到北京后将其举报起诉。后来被打公司与王海交涉,先后共计拿出十余万元要求王海“收手”。王海觉得钱少,于是收了钱后继续起诉,他的做法激怒了被打公司。几日后,王海在里喊价100万的录音被抖出来。事件发生后,王海先后去了西安、深圳继续寻找线索。到达南宁后,或许是借着酒胆,王海彻底地发泄了自己的不满。砸了酒店的桌子、踢坏派出所的窗户,甚至还与民警发生肢体冲突……

2001年王海协助浙江技术监督局,取缔了全国的假阀门案件,案值400多万。

2003年王海爆料某公司制售伪劣电线;其后,该公司副总王某被大连公安机关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其负责人已被通缉。

2010年王海以虚假宣传起诉金山毒霸经销商,状告他们歧视和欺骗中国消费者;接着又在广州起诉杰士邦安全套虚构英国血统,在北京以“价格欺诈”起诉武汉杰士邦卫生用品有限公司。

同年,王海来到深圳查假,在获知一些消费者在美容院里使用“奥美定”产品隆胸后出现发炎等症状,决定对“富华”整形机构进行举报,并向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递交了同样内容的检举函。广东省消委会调查核实后,终撤销了奥美定的医疗器械许可证批号。

2011年9月上旬,王海发文直指所购买的耐克篮球鞋品质与宣传不一:不仅价格高出国外500多元,且在国外销售的双气垫到国内变成了单气垫。耐克紧急更新了页面,删掉了“足跟和前掌ZO O MA IR为双脚带来柔软、高响应的缓震保护”的描述。终,耐克也没有道歉。不过北京工商局认为耐克公司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处以487万元的罚款。

2012年王海指控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王海购买了养生堂出品的一款天然维生素C后发现,其产品存在内容与包装不符、使用过期广告批准文号、包装内容虚假违法等问题。

2013年王海在北京和南京的打假办公室发起的各种假冒伪劣案件举报有1400多件,的案值8500万左右,影响比较大的如好视力。王海及团队成员通过3年的举报,使好视力的医疗器械帽子被撤销。

同年,王海在京起诉关于云南白药“保密配方”,侵犯公众知情权。要求其停止侵权,退还货款;王海剑指中华牌香烟存在警示语不规范之嫌;王海曝洋品牌碧斯虚假宣传蒙骗消费者;王海在微博上曝料称,由某公众人物代言的某洗衣液被检测出含有致癌物质荧光增白剂,并出具了相关检测报告,王海还表示,其作为北京和广州两地“受害”消费者的代理人,已在两地分别起诉该公司和广告代言人。

王海看到日益深入老百姓生活的搜索引擎虚假广告泛滥,遂将某搜索引擎巨头告上法庭。诸如此类的公司诉讼,2013年,他一共做了1400多件,累积投入100多万元。坦率的王海称,虽然起初侥幸认为或许有政府奖励可以拿,结果却差强人意,但他还是觉得值。近年来,除了公司正常运行外,王海有两个公益项目一直在做。一个是“王海”,另一个是“和谐社区发展中心”项目,旨在帮助业主成立委员会,保护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同年,他在天津和一名志愿者崔丽娜成立非营利项目:业主自治机构“鼎德物业”,解决业主与物业信息不对称矛盾。通过促使业主成立业主委员会,把一家独揽的物业服务分别外包给不同的第三方,为业主提供专业服务,从而提高服务效率。王海介绍,目前,“鼎德物业”已经承揽7家小区物业服务,今年将争取突破20家小区。

19年、近20000件案例,很多人知道王海打假,看到他打假赚钱,但不知道他是法律专业毕业生。只有初中文凭的王海早年跟随家里人经商并开始接触法律,后来自学取得法律专业文凭。王海说,这是他19年坚持打假却不逾越法律范畴的一个重要原因。据说,让他引以为傲的还是成功起诉天津伊士丹商场厕所乱收费问题。在他的努力下,不仅摘掉了天津商场厕所收费的帽子,全国商超的厕所也由“有偿使用”化身为“公众福利”。

杭州中粮大悦城
达利智和苑
迷你穿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