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第八个是铜像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10: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我从技校毕业后,就到城里去找我姐,我姐其实与我失去联系已经好几年了,音信全无,马航飞机失联,全世界党政军的力量都被动员起来,至今还是音讯全无,难道我姐也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失联,但我一点不生气,任何能透露出我姐一息尚存的信息,都能让我热血沸腾。  我姐绝不会从人间蒸发,她只是一个进城的乡下打工妹,一个清纯善良的女子,哪里能弄出老萨那样的动静。而且她长得十分地美丽,一直醉心着城市生活。  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已经很难找到失踪快三年的姐姐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在一起总是那样地快乐,她能挣钱的时候,笔钱就给我买新衣服,她从城里回家,都要带一大包吃的,我姐是天上的一轮太阳,一想起我姐的身影,我的身上就会洋溢着一种暖意。  如果我姐没有失踪,那么,即使我找不到工作,在城里也不会冻着饿着。我姐可不是一般的乡下打工妹,她做过艺术学院的人体模特。我们平时是无话不说的,可我姐在城里做这个时她也不敢和我说。在我们乡下这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在她之前,邻村也有一个女孩做这个工作,传到村里,全乡的人就过来看她,都说她在城里是照西洋镜的,就是脱光了衣服让人用镜子照,后来那个女孩疯了,现在还是个疯子,经常有一群小孩拿着小圆镜对着她的裤裆照。  因为这个疯女孩,我姐一度不敢再干下去了,可后来她爱上了艺术学院的一个老师。那个老师是画油画的,给我姐画了许多的画,我姐把那些画带回来给我看。画中姐姐那样的漂亮洋气,这让我感到骄傲。我在学校读书时身边也有一些漂亮的女同学,她们总是用高傲的目光看我,每每这时,我就对她们说:“傲什么傲,你们有我姐漂亮吗?”  当然,在我姐偷偷把她的工作告诉我时,我还是一惊,那个时候,我已经长大成人,知道这个社会的险恶,当然,我也懂一些西方艺术人体模特的事情,我也认为那是神圣的,但我不愿意这样的工作由我姐来干。  我劝我姐,别干了,邻村那个女孩都成疯子了。她说没那么怕人,那是艺术,村里人十分的愚昧,不能和他们一般的见识。我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是让人家知道了呢?那就一辈子不回来,城里好着呢,将来你也进城,我们一起到城里生活。“可毕竟那是一件很丑很丑的事情。”“谁说很丑,你不知道,现在有许多女孩子在城里卖淫,你晓得什么是卖淫么?”我连忙点点头。可你姐不是干那个的,那才是丑丑的事情呢。我就做人体模特,挣许多的钱,供你上学。姐姐讲这话时一脸骄傲的神气,从她脸上的表情我就知道,在她心里,这不是一件丑事情,姐姐是个正派的人,她干的是一个神圣的足以让她和我骄傲的工作。  后来又把她喜欢的周老师的情况告诉我,说那男人的画儿画得可好了,在全国都得过奖,他还能做雕塑。  后来我考取了职业学校,学的是机械维修。就是那一年我姐失踪的,伴随着我三年的学业,是我对我姐一如既往的思念,毕业后,如果不进城找姐姐,我可以去一家汽车修理厂或到一家大企业的机修车间工作,但我觉得找姐姐才是当务之急,前些年要不是因为要完成学业,我早就进城找她了,不能这样让姐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其实我进城后举目无亲,我知道从乡下来的人到了这方神仙之地,靠力气活得并不自在。女人靠一幅好相貌,就象我姐那样;男人要靠上天入地的本领,除此之外的人,生活是十分艰难的。  我经常站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姐长得漂亮,在人群中一定很醒目,那么,只要她在这条街上走动,一定就逃不过我的眼睛。  后来我感到我所注视的只是行走和骑自行车的人群,我姐说不定已经坐进了小汽车里呢。对啊,如今城里到处是小汽车,她怎么还是徒步走路呢?她一定发了,有了自己的小汽车了。周老师不是画家雕塑家么?如果他们现在还好着,我姐一定有小车坐了。因此我特别地留意那些穿梭而过的小车,看着小车里表情优越、心情豪迈的男女。当然,还有摩托车,一辆辆摩托从我的身边飞驰而过,那些抱拥着的少男少女们,也让我对我那活生生的姐姐的形象产生遐想。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我原来是雄赳赳地站在路边的,渐渐就象霜打的茄子了,我那样子多半是让人看成是找工作的油漆工人了,那样的人通常被赶到城西的一座桥头,他们聚集在那里,身边放一块象卖身一样的牌子,上面写着“木工”、“瓦工”之类,我这样站着,象是他们中的一个,让一城的人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我。  我干脆在手里拿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找姐姐。所有的人都像看傻子一样地回头看我,南来北往的风,吹着我的发际,总要带来一些肮脏的灰尘留在我的发间。我其实越来越接近一个流浪汉,这让我明白,一个人的沉沦其实是十分容易的事情,我知道,那个找姐姐的青春少年,他的心已经开始沉沦了。  起先我会迎着那些目光看过去,我用坚定的目光告诉他们,我姐就是在这个城里丢的,你们要还给我,你们还我姐,还我姐姐。  这也更坚定了他们象看傻子一样地看我,就象美国人用看萨达姆的目光看我一样。  我知道我姐是找不回来了,我在这里是干耗时间,可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去找工作的激情。而就在我十分苦闷彷徨的时候,初中同学刘四毛看到了站在路边的我。换了别人,即使是同学也不一定会认出我来,后来刘四毛不止一次对我说:妈的,你就几巴成那样了,连着看你十眼才把你认出来。  通常我们看路边的风景人物是一晃而过的,只有那些十分特异的风景人物才能刺激我们的神经,抓住我们的眼神,让人驻足回眸,什么人会对路边的风景人物一连看上十眼呢?现在我已能十分容易地回答这个问题,可当初我的生活阅历几乎是张白纸,以至于刘四毛几次提到他看了我十眼才认出我时,我竟悟不过他所从事的职业。如果知道了他所从事的职业,那一天我就不会和他一起走了。  可那一天,当我见到刘四毛,激动的象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眼睛里几乎流下泪来。  “夏小鱼,你怎么在这里?”  “我找我姐。”  “找你姐,你姐不是失踪好几年了嘛。”看来刘四毛也知道我姐失踪的消息。  “她一定还活着,你听说过我姐的消息吗?”  刘四毛摇摇头。  “得啦,瞧你,都象什么样子了,就是找你姐也不是这么个的找法,你这样就能找到你姐啦?”  “那该怎么找?”  “你别急,我们到馆子里撮一顿,兄弟我请客。”  他的话中透着故友重逢的热情,而且是立即相邀,不容推让,因为他的手已经拉住了我的手,拖着我向路边的一个馆子里走去。  他为我点了好几道菜,还要了酒,他把一大杯酒放在我的面前,说实在的,我还没受过人单独地款待,有种受宠惹惊的感觉。  “找你姐得要有办法,你姐已经失踪好几年了,就我在城里混的这些年的经验判断,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姐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杯酒把我噎住,我瞪着一双眼睛看他。  “人说美女肥田是惹祸的根苗,你姐长得那么漂亮,就是生事惹祸的主,但这人一定还要找。冤有头,债有主,谁弄死了你姐,咱们就找谁,还得起就用钱偿,还不起就是命偿,这事包在兄弟我身上。”  我顿时无比感激,在我找到姐姐之前,总算找到了知心人、救命草。  “你姐有没有和你说过,她和哪个男人。”  “她说和一个美术学院的周老师。”  “他们是不是住在一起?”  我觉得一阵脸红。  “小鱼,我们是兄弟,你姐就是我姐,对我你没有什么开不了口的。”  我点了点头。  “行了,就去找这个周老师算账,准没错。”    2  刘四毛是偷摩托车的主儿,以此为业,而且在城里乡下有一班人联手,偷运销一条龙。四毛是个小头儿,在这一伙人中说一不二。我受了他的一顿款待后,就不自觉地归入他的门下,他对城里比我熟,又亲口许下帮我找姐姐的诺言,我哪能不死心塌地地跟他干。  我的机修手艺活当天就在刘四毛那里派上了用场,他让我帮忙把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拆掉,那时我还不知道这辆车是偷来的。他说要将车捎回家去,拆了好带,我没有多问,就拿起工具干了起来。刘四毛在我干活的时候,一直往我嘴上塞烟,很快我就习惯于将烟雾歪叼在嘴上,一边喷云吐雾一边麻利地干活了。刘四毛一直看着我,他是在审视我的手艺,显然,他是满意的。  等我把摩托车拆完后,他对我说:“行了,以后你就住我这儿吧,我这儿有许多的活儿要你干。”  “什么活儿?”  “拆摩托啊。”  “拆摩托?哪有这么多的摩托要拆?”  “瞧你笨的,城里的摩托车都把路面都堵上了,我们帮他们消消肿,弄一些到乡下去。”  “那你是偷……偷……偷……”  “偷……偷……偷……偷什么呀偷,说不出口似的。”  我次感到面前耸立着一个巨大的恐惧,就象当初听到我姐失踪了一样。  “不要怕,我们已经干了三年了,一点事儿也没有。你刚来,不会让你干大事,帮我拆拆车子,望望风。”  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答应了他。  和刘四毛一起干的,至少有七八人,我们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活动。偷车时通常采取两种办法:一种是将车子的电门线抽出来,打火发动,将车开走;另一种是用一辆三轮车,三轮上装一大纸箱子,将摩托车塞进大纸箱子里搬走。当然,后一种办法危险性更大,因为到了夜间,城里的许多路口都设了卡,还有保安联防巡逻。那些人专门找我们这样的人车查问,当然,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天网恢恢,总有疏漏,这个道理你只要看一看我们的收获就能知道。车子到手后有的拉回来拆开,分次运走,有的整车放到一个大纸箱中,拉到郊外的大马路上,拦一辆回老家的大客车,那些车主早就熟了,多给些钱,就帮忙把大纸箱抬到车顶上,开车就走,几个小时后,就将摩托车运回了老家。  刘四毛曾让我送过一趟货,货到老家的地面上,在一个偏静的地方停下,双方并不言语,将货卸下,很快就有人来将货接走。  我知道我已经进入了一个偷盗摩托车的团伙,我作梦没想到这辈子我会成为小偷,我本来是进城找我姐的,现在却成了小偷,我姐如果知道不知会怎样骂我,我姐活着时总是让我好好做人,不要干坏事。  很快我已经习惯了刘四毛打拼的城市生活,白天睡觉,晚上象夜猫子一样地活动,我已经能够象刘四毛他们一样,习惯于对路边的风景人物反复看上十眼,不断地否定别人,也否定自己,以此求得一种化的安全感。我已经学会踩点,知道怎样地判断可能致命的危险,以及怎样躲避这些危险。  当然白天我们也出来活动,主要是在城市的广场、商店、小区里闲逛,摩托车之外,也可看一切风景。这让我熟悉了让我姐快乐留恋的城市,熟悉了这个城市漂亮女人的打扮和做态。我努力想从她们的身上找到我姐的身影,但我觉得她们与我姐相距甚远,我戴着墨镜,叼着烟,穿着时髦,已经不会再让人把我看成农民工了。我用掠夺性的目光去注视身边的女人,注视那些载着女人招摇过市的摩托车,那是我要锁定的目标,仿佛有一种变态的心理左右着我,我一定要偷走她们的车子。  那一天我正在这样的闲逛之中,猛一眼就看到那尊铜像了,那是一尊少女的铜像,它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眼神,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尊铜像酷似我姐,简直就是约着我姐的模子做出来的。我走近它,它安放在市民广场的一个大理石底座上,上面还写了一行字:看云的少女。  铜塑的少女手搭凉篷,眼睛上抬,正在看天上的云,仿佛白云漂过,那朵云又仿佛撩动了她的眼神和她的心潮。  “这就是我姐,这就是我姐。”我顿时热泪盈眶,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我姐。  可我姐的目光永远是抬头看天的,我多想她能低下头来看我一眼,让我的眼神与她对视片刻,如果那样,我一定无法克制自己,我一定会上前拥抱她,并且大喊“姐姐”。  我顺着姐姐的眼神看天,我看到了一朵白云。  我想,我姐的魂魄已经坐到云端,我姐正在云端上看我呢,那一瞬间我的泪落下来,我忍不住扑到在铜像的身上呜呜哭起来。  “姐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呀?”我哭喊着。    3  刘四毛根本无心帮我去找我姐,也不让我去找周老师,他警告我,不要抛头露面、不要节外生枝。  但我来城里的目的是找姐姐的,这件事情无论谁都阻拦不了。刘四毛不愿意帮忙,我完全可以一个人干,毕竟我没有完全被限制自由。  就这样每天我都徘徊在铜像和学校之间,一天晚上,我又来到铜像边,我看着姐姐铜像,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要偷走这尊铜像。  看上去好像是个不着边际的想法,其实对于一个象我们这样的做贼人,做这件事却并不很难。首先我观察到,在后半夜,这儿空空荡荡,一个被市民冷落的广场自然也被公安联防冷落,公安和联防都不会在这儿设岗,也很少到这里来巡逻。其次,我观察到铜像安放在大理石底座上,大理石里面只是普通砖石,只要敲碎大理石,挪走铜像应该不很困难。 共 1324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患者在接受治疗时应遵循那些原则
黑龙江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猜你喜欢

清明的雨3 诺8 隐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装知识 北京小程序开发 知乎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