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江南捉刺客英雄洒血施妙招刘豹中计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4:34: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捉刺客英雄洒血,施妙招刘豹中计。  且说张剑审完杨一顺,感觉世态越发严重了,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消灭了三台基的几个毛贼,青城县就天下太平了,谁知扯住苗苗根根动,正如师兄所言,杀李通,毒斩李方清,是捅土匪的马蜂窝!这下麻烦大了,灵牌山的马蜂全出桶了。他急步去书房找师兄商量对策。  唐求正在书写李方清案文,忙放下笔:“审出灵牌山机密了么?”  “虽未审出机密,但已预知匪首方通的动向。”  方通是青城县境内土匪的总舵爷,又凶恶又心狠,全县老少尽皆知道,唯有张剑是外地人,他就一慨不知,因此不仅心中作急,更为师兄捏把冷汗。  唐求坦然一笑道:“方通只会血洗全城,或者飞针暗杀!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能赖?”  “我们决不能轻视方通。”张剑进一步提醒师兄。  唐求递过写给陈敬瑄的信说:“你先看看这信,信中之言,如没有修改必要,就叫叶剑飞快马送去。”  什么书信,与方通有关吗?张剑心急火燎地拆书细读完毕:“师兄,小弟我服你了,这个计划很妙!你真是:一支笔儿横扫千军!”  唐求说:“为保全县安全,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好,我按师兄的计划去办。”张剑急忙转身而去。  再说方通把李不通和李虎,刘豹叫进密室,嘱咐他俩按计而行,定将唐求密杀在后衙之中,然后亲自带领众家兄弟,血洗青城,用唐求的头去祭奠李通。谁知天不从人愿,山中连下两天封门大雨,山洪冲激着匪窝,真是山摇地动,计划破灭了。  大雨后,都是阴雨连绵,月黑风高,方通见良机已至,忙叫李不通抓住机遇即刻下山按计行事。  “总爷,你在山寨等待佳音吧!”李不通兴冲冲地走出寨门,又转身向方通告别。  “你们都要小心行事!刘豹随后就到。”方通盯着李虎。  李虎迈开小步,猴腰一弹,转过尖廋的小脸一笑“总爷放心吧,没事,绝杀唐求,非是徒儿夸口,小亊一桩,易如反掌!”  方通见李虎三人急急走去,转身叫道:“刘豹你们准备出发,在城外等候,见城中火光升起,此时李虎已取下了唐求首级,你就急刻进城,先抢夺衙内银钱,再洗劫城中豪富,见人就杀,见狗就宰,杀他个鸡狗不留,要叫青城县内血流成河,他们才认得方爷的利害。”  方通凭自己抢劫十八年的经验,青城县内从无官兵,更无防范,每次进城抢劫都是随意出入,均无人阻挡,就是李不通去探视县衙,也是来去自如,况唐求身边也只有一个高手,他是寡不敌众,况此次先杀了唐求,再烧县衙,就是高手也无济于事,方通见他们都按计划去办,心中非常高兴。  李虎带的那个助手,名叫柳叶飞,他没有武功,只有轻功是上层,上下房背和塔尖,尤如行走平地,专于入室盗窃钱财,并以短剑杀人而威震青城。  三人化装成出卖山货的猎手,冒着小雨向灵牌山下走去,到青城县的城门口时,已是第二天的黄昏时份,细雨仍然绵绵不绝,三人抬头一看,城门口无官差守护,行人随意进出,城内商舗半开,灯火半明,雨中行人稀少,他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三人相视一笑,急步跨进城门,三两步转入小巷,行过一条冷清清的小街,进入残破的火神庙。  这寺庙残破多年,四面断墙残缺,出入寺庙尤为方便,是乞丐和盗贼遮风避雨的港湾,左侧的大银杏树下,就是县衙的后院,树上偷看衙内一目了然。  柳叶飞耸身一飘,轻轻落在树槎上,俯身一看,虽然是雨天黑夜,但房中的灯光映射,还能晃见来去的人影,他把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中,飘然落地,便去对李虎说:“来龙去脉,我都看明白了。”  三人点头默认,不再说话。  这柳叶飞,自以为轻功上层,就不知强中更有强中手,山外还有高山在后头。尤于他的轻功还未练致炉火纯青,不能弹地飞身,只能用力耸身上树,因用力过大,风声和触树声惊动了巡夜的张剑。  张剑一听风声,忽见人影上树,顷刻又听见人影落地,心中明白,有人探视,正如师兄所言,忙去按计而行。  再说柳叶飞三人围坐在破廊下,喝了些烧酒,啃了些猪蹄肥肉,胸中热烘烘的,张嘴吐了几口酒气,就依在断墙上等待时机。  街道上传来二更梆子响,柳叶飞第二次飘身上了柳树,耳听哇的一声响,只见花庁内的书房门开处,疲倦不堪的唐求,手中掌着一盏银灯,急步踉跄地走进寝室,均刻窗户上的灯光就熄灭了,府衙内一遍墨黑,柳叶飞跳下柳树,对李虎二人兴冲冲地说:“唐求已熄灯睡了,再等三刻我就去叫他呜呼哀哉!”  “不忙,三更后行动!”李虎忙扯住柳叶飞,要他同坐在地上。小声安排好今晚的刺杀行动。  三更后,衙内漆黑一遍,只听到细雨打在树叶上,房背上的沙沙声,听不到一点而鸡鸣犬吠的声音,时机以到,李虎和柳一飞架着李不通飞身跳过院墙,轻轻落脚在地上,三人暗中观看后,李不通带路来到自已插花为号的树下悄声道:“那就是唐求的住处”  柳叶飞仔细辨别后,是唐求掌灯进门的屋子,轻轻一拉李虎,就耸身飘到窗前,用剑尖拨开门拴,推门轻轻走了进去,只听到床上传来均匀的甜睡声。  “好哇,唐求你就长眠别醒了!”柳叶飞心中暗暗高兴,袖出短剑,用力刺去,咔嚓一声,连剑柄都刺入了人体,这使他惊喜万分,抜刀时却又使他惊恐万状!受刀者不是人体,长溜溜而又圆圆的,仿佛是厨房中的东瓜。这时他才知道上当了,急忙拔腿而逃。  “来的好!”早就等候在窗下的叶剑飞,大吼一声挥刀砍去,咕咚一声响,这个偷鸡摸狗,横行十多年的柳叶飞,终于乖乖地服法在血泊之中。  这时一声响亮的铜锣声,振动了庭院,突然间,灯球火炬齐明,照如同白昼,无数的刀光剑影,向伏在窗前的二匪杀去。  “快走!”李虎拉着李不通耸身一跳,刚落脚在围墙上还没站稳,唬的一声,一双铁脚从空中连环扫来。原来张剑等候在墙上,下可支援伏在房中的叶氏双雄,上可截断土匪逃路,此时见匪徒脱逃而来,忙旋身飞起,展开一双鸳鸯连环腿扫去,叭!叭!两个匪徒被扫下院墙,重重的跌在地上。  “抓活的”张剑向李虎飞去。  “哪里逃!”叶剑飞挥刀向李虎砍去。  李虎见来势凶猛,就地一滚,顺手洒出一把闪亮的金针,丢下李不通飞身跳出墙外,张剑寻影追去,匪影几起几落,消失在黑暗中。  李不通见李虎惊惶逃走,自已只有以死相拼,见到灯火下的叶剑飞中了暗器,正在地上翻滚,他乘机挥刀向叶剑飞砍去。  哐啷一声,火花四溅,刀被铁棒挑飞,李不通仰倒在地上。那铁棒轻轻一点,压住匪徒胸上的欺门欠,使他动弹不得。  “把匪徒捆了。”原来叶剑雄见兄弟被闪光的暗器打倒在地,正去营救,谁知李不通抢先一步杀来,急忙挥棒挑飞大刀,旋转铁棒向李不通横扫过去。  从不练功的李不通,哪里是叶剑雄的对手,他听到铁棒卷着风,呼的一声扫来,吓得慌手忙脚,还来不急闪身,就被铁棒挑飞一丈以外,如同一块石头跌落在地上,头昏脑涨中就被众衙役生擒活捉了。  叶剑雄扶起呻吟不止的兄弟叶剑飞,众人忙扶入房中找医救治。  张剑追逐逃跑的人影来到城楼上,听到城下有说话声,便隐身细听:  “火光已升起,为啥还不开城门?”  “上城冲进去!”  “不能!此亊有变!退!快退。”  张剑见城下的人慌忙逃走,于是飞身跳下城楼跟踪而去。  匪徒们退入山口的林荫下才停下来,这时一条人影落入匪徒中,吓得众匪慌忙挥刀迎战。  “刘豹,别打,我是李虎”李虎哀求着。  “哦!怎么只是你一人?”刘豹惊诧了。  “中了唐求的空房计了,柳叶飞被杀,李不通可能被活捉了。”李虎快哭出声来。  “哇呀!”刘豹惊叹一声,吓的屁滚尿流。别看他抢劫钱财时杀人不转眼,轮到别人来追杀他时,也就魄散魂飞几乎瘫倒在地。  只知老子天下的匪徒们,一听李虎的话,都吓得如同惊弓之鸟,展翅就逃。群匪逃命,真是:丢盔卸甲,慌不择路,哪管他闯棘刺踏茅丛,急急向回山寨的路逃跑,群匪转过山岰进入了峡谷,领头的刘豹心想到了此地,已经脱险了,何不叫兄弟们休息一会,黎明前再走也不迟,只在心中那么想,还未开口说话,身边的荒草中就跳出数人,手执大刀长矛冲杀过来,刘豹即时慌了手脚闪身隐入岩下的草苁,李虎也无心应战,急忙飞身攀岩踏壁而逃,二十几个匪徒失去头领,尽都死在黑夜的乱刀之下。  原来唐求设下空房,计擒匪徒李不通,又在陈敬瑄处借来一支精兵,埋伏此地专候匪徒回逃时于以围歼。  “匪徒全被消灭,回吧。”顶盔贯钾的军官一声令下,数十人得胜回归。  刘豹见众军已走,听不见行人的声音,才很庆幸的站起身来,在黑夜中又找不到一个还活着的人,轻轻呼喊几个人的名字,静听片刻毫无回应,只好亦喜亦忧地往回走去。  离刘豹不远处的树后闪出一人来,他就是张剑,向身后扔出一颗小石子,告诉身后的杨燕。  杨燕移步到张剑身边,耳语几句,杨燕就轻身快步离去。  刘豹和李虎两人一路上,鬼鬼祟祟地走走亭亭,又藏又躲如偷食之鼠,遮遮掩掩小心而行,且又心惊胆怕被人跟踪。仅管他如此的狐行鼠盗,他哪里知道,跟踪的人就在身边。  李虎两人在日落西斜时才回到飞石岩前,又喜又累的走进山岩,眼就看见舵爷方通,这使战败归来的李虎大吃一惊!昨晚临行时,保证取唐求人头回灵牌山,如今舵爷亲自下山迎接,自已两手空空,如何向舵爷交代,难道就说自已和刘豹两人逃命归来,其它的二十多位弟兄,都已身亡在刀剑之下了。李虎吓得心如敲鼔,满头大汗顺着面额直往下流,浑身栗栗颤抖,不敢抬脚上前。  “怎么啦,活象一支丧家的狗!”方通一见李虎二人只身归来,未免大失所望,怒目睁圆盯着李虎。  正是:千方百计杀唐求,  二人归来是何由!  还未问明生与死,  火箭飞烟映彤彤。 共 36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无法正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黑龙江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